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36棋牌新神兽刷流水小说网 > 寒门状元

第二六四四章 公卿过堂

寒门状元 | 作者:天子 | 更新时间:2020-03-26 23:20:5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神帝修罗武神夫人们的香裙最强狂兵神话版三国百炼飞升录人皇纪最强医圣绝品邪少凌天战尊
  徐俌对于一年前的指控不怎么在意,因为沈溪说过皇帝不会计较这些。

  但现在全云旭却指他近一年来仍旧有跟倭寇私下贸易的情况,这却是他万万不能接受的,心想:“连沈之厚都找不到证据,你一个后生想套我的话?”当即板起脸来:“你这是血口喷人,说话要讲证据。”

  全云旭将卷宗合上,道:“徐老公爷,你这话不该在这里说,等明日上了公堂上再提不迟,到时候沈尚书会出面……等证据拿出来你不要抵赖才是。”

  “哼,少虚言恐吓!”

  徐俌道,“老朽不吃这一套。”

  之前他还想和颜悦色跟全云旭说话,但现在隐隐有彻底发作的迹象。

  全云旭摇头道:“若是徐老公爷主动交待,跟被人指证,定罪的结果也是不同的,若徐老公爷一直矢口否认,最后的结果……”

  全云旭也不想说威胁的话,当即便要走。

  徐俌瞪着旁边不吭声的魏彬,怒气冲冲地问道:“魏公公,你不打算说点儿什么吗?”

  魏彬摊摊手,那面如死灰的模样好似在说,我又不是你,有祖宗荫蔽,犯了过错可以得到赦免,我这样的待宰羔羊有何可说的?

  全云旭径直往外走,徐俌这才意识到与其交恶没半点好处,连忙道:“宗献,有些事咱可以坐下来慢慢谈。”

  全云旭停下脚步,回首看了徐俌一眼:“希望徐老公爷能明白,本人此番前来,并非是以私人身份,我们没有坐下来心平气和谈话的可能……该问的已问完,明日公堂见吧。”

  徐俌一怔,趁着全云旭未走出门口前,追问一句:“你都问什么了?怎么这就算是完事了?”

  徐俌很不理解,明明全云旭所问一概都没得到他准确答案,这也能算是完成任务?

  全云旭却不解释,这次头也没回离去。

  ……

  ……

  全云旭走了,徐俌火冒三丈地朝魏彬嚷嚷:“魏公公,你是要坐以待毙吗?”

  旁边锦衣卫守卫提醒:“不许交谈!”

  “怎么,怕我们串供不成?既然怕串供,从开始就别把我们关押在一起!”徐俌朝锦衣卫守卫嚷嚷。

  锦衣卫平日嚣张跋扈惯了,但到底眼前是国公和宫里的大太监,最后不一定会被降罪,所以锦衣卫守卫不敢乱来,只能忍着。

  魏彬苦叹:“大理寺少卿负责主审案子,明摆着沈大人想要抽身事外……这是不愿当面撕破脸啊。”

  徐俌道:“听你这一说,沈之厚还成了宽厚仁慈之辈?”

  “那是对你!”

  魏彬道,“反正咱家已做好最坏的打算……之前给陛下的自陈状不知陛下收到没有,眼看就要定罪,只怪当初利欲熏心要往江南,在这京城安安稳稳过日子多好?”

  徐俌听魏彬一副诀别的模样,心中更是气恼,怒道:“少跟老夫唱反调,现在案子如何审还不一定呢。”

  魏彬不跟徐俌争,自行往看押的院子走去,口中道:“希望徐老您有命出去,若没命的话,咱黄泉路上也好做个伴。”

  ……

  ……

  徐俌回到摆设齐全的屋子里,人突然没了精神,坐在临窗的太师椅上,整个人沧桑许多,目光涣散,好像失去信念支持。

  “这大半年来做的事,都能被人查到?看来宫里那位不想善罢甘休,派人时刻盯着我的一举一动,分明是要除掉我而后快!”

  徐俌面如死灰,“亏我先前还以为能从这里出去。”

  徐俌的心境转折太大,坐在那里,有种生无可恋的悲凉,一直到深夜仍旧未能开解。

  后半夜四更鼓敲响,徐俌依然了无睡意,站起身,走到门口想看看,却听外面一阵嘈杂声传来,他赶紧问守在外边的锦衣卫:“隔壁院子怎么有动静?可是要过堂了?”

  锦衣卫守卫道:“这是什么时辰,怎会过堂?好像是沈大人来了。”

  “沈大人?”

  徐俌仿佛看到希望,转念一想,沈溪应该是去见魏彬了,突然一阵心灰意冷。

  “之前魏彬说他给陛下上了认罪的供状,也就是说沈之厚给他开了方便之门……沈之厚这是想保魏彬?不对,是陛下想保魏彬……到底是他身边听用的奴婢,一个太监只是贪污受贿的话,罪不至死。”

  “我要见沈大人!”

  徐俌狂躁起来,伸出手去,几乎抓住那名锦衣卫守卫的衣领。

  锦衣卫当即避让开,拔出腰间的绣春刀,嘴里发出威胁的声音:“徐公爷,您不是让小的为难么?沈大人见谁,可不是咱一介小兵能决定的!你安心等着吧!”

  徐俌高声嚷嚷:“之厚,老朽有事要跟你说,你快过来!之厚!?”

  为了让沈溪听见,徐俌几乎是扯着喉咙喊,但隔壁院子没有丝毫回应。

  ……

  ……

  隔壁院子,沈溪的确在这里,正跟魏彬坐在一块儿,好像闲话家常。

  正好遇到徐俌高喊,魏彬不由竖着耳朵倾听。

  沈溪道:“你也看到了,人都有求生之心,若以魏公公罪名,想求活必须做点事。”

  魏彬为难地道:“沈大人想让在下检举魏国公?但他做何事,在下如何知晓?他这大半年来,是有派人去海上做买卖,但具体做什么,在下不好查……”

  沈溪笑了笑:“意思是说,魏公公你放弃求生的机会?”

  魏彬赶紧道:“不会,在下当然想活,但……乱指证的话,那就是无中生有了……沈大人,您要在下说什么,只管明言,在下非愚钝之人,您只要点个话,在下怎么都会遵从您的号令。”

  沈溪点了点头:“魏公公很上道,我把你该说的重点已列出来,都在张上,你看过就明白了。”

  说完,旁边沈溪随从走过来,将一张纸呈递给魏彬。

  魏彬一看展开的纸上所写内容,不由一头雾水,因为上面根本不是完整的话,而是几个看似没有什么联系的词句。

  “沈大人,您倒是明说啊。”魏彬道。

  沈溪摇头:“你想让本官诱供吗?呵呵,魏公公,你把这上面的东西记住,明天到了公堂上,见机行事吧!”

  ……

  ……

  沈溪没去见徐俌,任凭徐俌大吼大叫,依然选择泰然自若离开。

  沈溪当晚没有回府,也没去自己在长安街的小院,而是去了惠娘处。

  本来他以为惠娘和李衿早就睡下,进了院子才发现,惠娘正坐在堂屋等他。

  “还没睡下吗?”

  沈溪歉意地问道。

  惠娘起身帮沈溪把大氅解下,挂好后,又整理了一下沈溪的衣领,这才道:“老爷说来,这么晚不见人,妾身怎能安心?”

  沈溪笑道:“也许突然有大事,我不来了呢?”

  惠娘跟沈溪一起坐下,嘴上道:“妾身知道老爷最近在忙什么,听说是在办江南大案,涉及魏国公……老爷明日天亮后就会离开,对吧?”

  “嗯。”

  沈溪点头。

  惠娘道:“那实在不该过来,从这里到哪儿都不方便,哪里有沈家那么光明正大,堂堂正正?若被人知道妾身在这里,对老爷的官声有损。”

  沈溪笑着道:“这么多年下来,你们不好端端的吗?外面哪里有什么传言?不用担心这个。”

  惠娘马上让丫鬟准备好热汤饭,然后道:“饭菜早就让人备好,先烧了一锅,后面反复热过,如今都不能用了……这已是第二锅。”

  说话间,简单的两个菜,还有热气腾腾的白米饭呈递到沈溪面前。

  沈溪拿起碗筷,笑着道:“还是惠娘贴心。”

  惠娘白了沈溪一眼:“咱是南方人,从小到大都吃米,不喜吃面……这北方的东西再好,也不那么习惯,南方人若一辈子有米饭吃,就算是很好的日子了……”

  言语间,惠娘颇多感慨。

  沈溪没有着急用餐,用好奇的目光望着惠娘:“你想说什么?”

  惠娘道:“老爷接下来要审的是江南最有权势之人,牵扯面太广,不管最后这案子审成什么样子,都会有人记恨,到时老爷未必有安生日子过。”

  “惠娘,你不用多心。”沈溪轻松自若地道,“这案子,不会出大状况,我的人身安全不会有任何问题。”

  惠娘望着沈溪:“妾身不想老爷跟官场中人结怨,以前光是两个外戚,就险些让我们家破人亡,到现在妾身都没个着落……这个魏国公,曾是江南地界最有权势之人……老爷如何能保证他们不在背后施放冷箭呢?”

  沈溪见惠娘一脸担心的模样,有所感怀,伸手轻抚惠娘的鬓发,道:“在朝为官,若是前怕狼后怕虎,那我也不会这么快便做到今天这位置上……现在问题的关键不是我想管,而是有人想借我的手做一些事情,不得已而为之。”

  惠娘低着头,没有回应沈溪的话。

  沈溪再道:“现在朝廷处于非常时期,陛下往宣府,你当他只为了玩?他是想把这烂摊子交给我来收拾,先拿先皇留给他的那些老臣开刀……这不过是改变的前奏,以后这种破事会有很多,且在我能力范围内,哪里有回绝的理由?”

  ……

  ……

  腊月二十九。

  上午一大早,大理寺衙门人头攒动,大理寺卿张纶未出现,当日提堂问案之人乃大理寺少卿全云旭,同时沈溪和李兴二人在旁监督。

  简单交谈过后,案子开审。

  全云旭先安排大理寺的衙差去锦衣卫的关押地将徐俌和魏彬提来,同时跟沈溪说明他面临的困难。

  “沈尚书,有关此案涉案证据,下官所知不多。”全云旭目光热切。

  李兴笑道:“全少卿不必担心,有沈大人在,你还怕案子不能审结?正常走你的流程就是。”

  李兴说话时用古怪的目光打量沈溪,似在怪责沈溪把案子拖得太久。

  随即几人落位,沈溪和李兴坐在旁边听审的位子上,全云旭则端坐公堂正中,一时间气氛紧张、凝重。

  随着时间推移,徐俌和魏彬迟迟没押送来,气氛才稍微轻松些。

  过了大概半个时辰,徐俌和魏彬被押送来。

  因二人都是重要人物,无论是护送的锦衣卫,还是带路的大理寺衙差,都不敢对二人有丝毫不敬,二人身上也没戴枷锁,一脸平静地走进公堂,徐俌的神色看上去要比魏彬要镇定许多。

  “开堂!”

  全云旭一拍惊堂木,把魏彬吓了一大跳,他往周围人身上看了一眼,最后目光落在沈溪身上。

  魏彬和徐俌走到大堂中间,全云旭喝问:“堂下何人?”

  魏彬尖着嗓子道:“全少卿,您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有事说事,给个座坐可好?”

  全云旭很尴尬,案犯很“嚣张”,上了公堂居然跟主审官要座,让他大开眼界。

  随后全云旭用目光请示沈溪,发现沈溪微微颔首时,一摆手:“赐座。”

  很快有差役搬了两把椅子出来,放到徐俌和魏彬身后。

  魏彬毫不客气地坐下,徐俌瞥了一眼,指指座椅:“这算什么?老朽是案犯?还是说老朽只是来旁听审案的?”

  全云旭道:“魏国公也是明知故问……今日要审的乃是你跟魏公公的案子,不过你有爵位在身,且本官体谅你年老体迈,才赐座,若你不受,可将座椅撤下。”

  徐俌叹道:“从南京到京城,上千里的囚车都坐过来了,难道还怕站一会儿?只管审案吧,老朽站着听便可。”

  徐俌这边坚持不坐,魏彬则用好奇的目光打量他,最后悻悻地站起来。

  全云旭未让人将座椅撤下,道:“魏国公和魏公公贪赃枉法的案子,由陛下钦定,两位如今已到公堂上,有何好说的?”

  徐俌将头一别,似表明他无话可说。

  而魏彬那边则显得很激动:“咱家什么都愿意交代!咱家之前已上奏陛下,将所犯罪行如实上奏,难道大理寺没得到相关消息吗?”

  全云旭皱眉,有关魏彬主动认罪的细节他并不清楚。

  却见沈溪朝旁边挥挥手,当即有随从出来,将一份奏疏的东西转呈全云旭。

  全云旭拿起一看,赫然发现是魏彬上奏认罪的奏本,却不见内阁票拟的条子,也不见司礼监或皇帝的御批,更像是原封不动就拿来了。

  魏彬见到那东西,自然觉得很熟悉,抻着头想看清楚,却未得见。

  全云旭道:“可是这份东西?”

  魏彬惊喜地道:“是,陛下可有御批?”

  全云旭神色局促,显然他觉得眼前之事不简单,奏疏原封不动被沈溪送过来,就像是沈溪私自把奏疏给扣了下来一样。

  全云旭不动声色地道:“先不论此,且问你在这上面所提罪过,可是你所犯罪行之全部?”

  魏彬一看这架势已无可回避,无奈地道:“正是,咱家犯不着遮掩,这正是咱家所犯罪行,陛下即便要赐咱家死罪,咱家也认了。”

  这会儿魏彬非常期待朱厚照对他网开一面,在他看来,大明的太监只要有权有势的,或多或少都存在贪污受贿的情况,只是多少的问题,要一个个杀过来的话恐怕宫里没人了。

  全云旭没有正面回答魏彬的问题,将面前的奏疏合上,故意不让旁人看到,又看向徐俌:“魏国公,你可认罪?”

  徐俌神色凄凉:“只要有人证物证,老朽自然会认,但若空口无凭,老朽凭何认罪?”

  这话明摆着是要跟大理寺对抗,甚至是要跟朝廷作对,当然更多是对沈溪的抗议。

  全云旭生气地道:“魏国公,你莫要辜负浩荡皇恩,若非你徐家世代忠良,陛下不会对你如此宽厚……你别不知好歹。”

  徐俌抬头打量全云旭,目光中露出少许鄙夷之色:“如你所言,我徐家世代忠良,要查办我徐家,总归要有证据,你们有吗?”

  全云旭皱眉,却见沈溪那边又有动作。

  随即有人将几卷卷宗送上,放到全云旭面前的案桌上。

  全云旭此前对这些材料完全不知,好在这些卷宗都分门别类且做过总结,一目了然,再加上他阅读能力超强,只是扫了几眼便把主要内容看清楚。

  “今年六月前,你跟倭人做过三笔买卖,分别是依附于魏国公府的官商赵骏、林青、孙小年办理,这是账目清单,你是否认罪?”

  全云旭让人把其中一份材料送到徐俌面前,徐俌看过后脸色大变,他在公堂上可不敢做出公然抢夺案宗并销毁的事情,只能竭力推脱道:“这些人,老朽一个都不认识。”

  全云旭拿起桌上一封书信,道:“这是你写给观海卫指挥使的信函,详细交待让观海卫将士配合运送货物的船只出海,还从钱塘征调了六百多差役帮你搬运货物,你还是不认罪吗?”

  全云旭并未直接把书信送到徐俌面前,只是向其比划了一下。

  徐俌咬牙切齿,显然是恨地方将领和官员为求自保将他出卖。

  徐俌道:“这跟送货物出海,没有任何关系,就算有,也是正常的军中物资调度,那时老朽于守备勋贵任上尚有未完成的差事,需要做完才能完全撒手。”

  全云旭点头:“这也说得过去,不过这里有江南二十多名将领联名参劾你的奏疏,你总不会认为他们都在冤枉你吧?”

  随后全云旭让人把奏疏誊本送到徐俌面前,誊本并未将二十多名军将的名字罗列出来。

  徐俌看过后脸色更加难看,强自争辩:“这些都是陈芝麻烂谷子……沈大人,你不是说陛下对老朽卸任前之事,既往不咎吗?”

  或许是徐俌意识到在他卸任前很多事没法解释清楚,干脆向沈溪施压,拿出沈溪劝说他主动请辞南京守备时的承诺说事。

  沈溪坐在旁边没回话,全云旭看了沈溪一眼,不见沈溪解释,立即明白沈溪这是给他足够的话语权,只有他缺证据的时候才会让人给他送材料。

  全云旭道:“魏国公所说陛下允诺既往不咎之事,有无证据?陛下可有御旨或丹书铁券赐下?”

  徐俌恼火地道:“我徐家世代为大明尽忠,需要这些东西来证明?大明千秋基业,有一半是我徐家先祖打下的,就算老朽不说,你们难道心里没数?”

  全云旭有几分局促,便在于徐家在大明太过隆宠,到底是开国元勋徐达之后,徐家后代屡屡犯事,朝廷也不过是将魏国公的爵位和朝中职务褫夺,没说要问罪,而且过个一两代人又原物奉还。

  “不论功勋,只论案情,就算魏国公祖上功勋卓著,也得秉公办理。”全云旭奠定了个基调。

  “哼!”

  徐俌轻哼一声,拂袖傲立,气势十足,似乎不屑跟全云旭辩驳。

  全云旭道:“就以你卸任后,干涉地方军政,又涉及跟倭人私通买卖货物,且跟地方将官多有来往,便证明图谋不轨……”

  徐俌打断全云旭的话:“你说话小心一点,我徐家与国同休,绝对不会做忤逆之事,这点……沈大人应该清楚。沈大人,你为何不出来说两句?要让一小小的大理寺少卿在这里指手画脚?”

  沈溪神色平和,好像没听到这话一样,不过全云旭却勃然大怒,板着脸道:“大理寺审案,就算是王公贵胄来也一视同仁,你魏国公何来的特权?”

  徐俌不去辩驳,民间是有俗语云“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但华夏自古以来的王朝就没有把这条落实过,权贵更愿意相信“刑不上士大夫”。

  全云旭道:“你卸任后跟地方将官过从甚密,图谋不轨,其罪一;贪污克扣军饷,合计六万二千余两,私占火器六千、粮草六万石,其罪二;暗中通倭,与之买卖军械兵器,其罪三;江西战败瞒报死伤将士数目,伙同御史李琦等人伪造地方整理将士尸首遗物上报,其罪四;擅自拓建府宅,别院,占用民宅合计一百三十九栋,以强买强卖侵占江南百姓土地四千八百九十六顷,欺压良民,其罪五;江南调动兵马擅自不报,其罪六。”

  说到这里,全云旭抬头看向徐俌:“你对陛下不满,暗中图谋不轨,曾令地方将官只听你号令而无须受南京兵部调遣,江南各大卫所指挥使也为你轻易撤换……你可认罪?”

  徐俌听到这里怒火中烧,他不看全云旭,而是怒视沈溪:“全都是胡言乱语,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全云旭闻听此言神色淡然,徐俌越是愤怒,说明其罪行越是八九不离十。

  “魏国公,你若觉得这些都是凭空诬陷,稍后人证物证便会过堂……这是名录,你是否要过目?”

  徐俌大概猜到有哪些人和证物可能会被提到大理寺公堂上,一旦公开的话,罪证确凿,他翻案的机会就没了。

  “老朽要面圣,跟陛下陈明此案。”徐俌倔强地吼道。

  在徐俌看来,这是他脱罪的唯一方法,眼前的沈溪是指望不上了。

  全云旭却摇摇头:“今日过堂不求繁杂,所有步骤尽量简化,既然魏国公认为人证物证不需一一过堂,就此认罪,那你的罪行大理寺可就要记录在案了。”

  徐俌一听不由急了,连忙问道:“你这算怎么个意思?老朽何时认罪了?”

  全云旭毫不含糊,一摆手:“将地方将领检举魏国公贪赃枉法的信函呈递上来……”

  徐俌有种有劲使不出的感觉,急忙摆手:“什么信函,都是一群为求自保的罪人胡乱攀咬,也可能是被某些人挑唆利用。”

  突然旁边魏彬道:“全少卿,咱家知道魏国公的一些犯罪证据,检举出来,算不算戴罪立功?”

  “好你个魏彬,说什么胡话?”

  徐俌一听急了。

  本来他还准备跟魏彬共同进退,谁想关键时刻对方先把他给卖了。

  魏彬道:“徐老公爷,都是证据确凿之事,你否认也属徒劳,也不想想现在是什么时候,这就叫树倒猢狲散,真以为你以前栽培的那些将领会跟你站在一条线上?怕都是秋后的蚂蚱……咱家知晓魏国公很多罪行,只是之前忌惮于他在江南的势力,不敢跟朝廷上报,现在和盘托出。”

  “你!”

  徐俌气得都快要吐血了。

  全云旭一脸淡然,摆手道:“魏公公要检举什么,只管罗列下来。来人,给魏公公准备纸笔。”

  魏彬道:“不用了,咱家说便是,写的话太慢,也记不全。”

  全云旭点头:“魏公公直接说也可,自会有人帮你记录。”

  徐俌嚷嚷道:“姓魏的阉人,你多说一个字,信不信本公将你剥皮抽筋?”

  “将魏国公请到后衙,等魏公公这边审问完毕,再将他请出来。”全云旭一看徐俌咆哮公堂,立即安排衙差将其往外拖去。

  徐俌干着急,只能无助地望着气定神闲的沈溪,心中无比恼恨:“难怪昨日沈之厚会去见魏彬,感情是让他来指证我,好让魏彬脱罪!”

  徐俌声嘶力竭地道:“姓魏的阉贼,你别被人骗了,某人可保不住你。”

  这话根本不被魏彬听进耳中,他现在力求自保,知道什么便抖出什么,即便他不知道的也会瞎编,总归顺着沈溪的心意说,让徐俌无计可施。

  
寒门状元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hanmenzhuangy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梦武轮回》《重生八零我养大了世界首富》《剑公子》《穆爷又在给自己挖坑》《太荒吞天诀》《宠夫令》《一遇男神暖终身》《豪门夫人又败家了》《玄媚重生》《穿书后影帝盯上我了》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