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36棋牌新神兽刷流水小说网 > 风云系列

搜 神 篇 第十四章 意难平

风云系列 | 作者:马荣成 | 更新时间:2019-04-23 22:50:4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没有“黑”,就不能显出“白”的纯洁。



  没有“低”,就不能显出“高”的超脱!



  同样道理,世上若没有剑中“圣”者,就不能显出剑中“神”者的惊世无敌!



  只是,即命名已贵为剑中“神”者,又如何了?



  到头来,还不是无时无刻被挑战者纠缠不息,不得安宁?



  就像那个已经不再是神话的神话——他!



  他还是被他毕生夙敌“剑圣”死缠不休!



  纵命名他已忘记了自己是强得足叫“人神共拜”的神话,剑圣,却由始至终未有……



  忘记他是“他”!



  从冰冷墓坟返回人间的剑圣;终于也找上“小五”!



  不但如此,他更将凤舞为救小五所发的凤舞箭,逆转回射、重创凤舞左肩!



  而他举世无双的“无双神剑”,亦在这间不容发间,抵着凤舞咽喉!



  但,剑圣快绝人寰的出手,还不是他最令凤舞、龙袖及小五惊诧的地方!



  最令凤舞他们惊诧的,是剑圣居然会在此时此,对凤舞吐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我,已经知道你是谁了!”



  “你就是——大!梵!天!”



  “我……是……大梵天?”



  “什么……大梵天?”



  凤舞愕然!她与小五、龙袖势难料到,眼前这个他们还未知道是谁的汉子使剑不但出神入化,且似乎还知道不少关于她的身份和秘密。



  他到底是谁?他为何要杀小五?



  凤舞与龙袖此时一瞥剑圣抵着凤舞咽喉的剑,双方不期然互望一眼,似已对眼前人的身份猜知一二;凤舞更已眉头一皱,脱口低呼道:



  “剑如……青锋,光……昭日月!传闻无双剑圣手中的无双神剑,柄有可昭日月的……剑环,难道……你……就是……剑……圣?”



  剑圣冷冷的道:



  “嘿!”丫头原来也是饱识江湖之士,真不愧是大梵天!但即命名你是大梵天又如何?本圣既要杀‘他’,今日上天下地,已没人可以阻我!甚至你也不能!”



  “大梵天!你还是给我滚回你的地狱地去!”



  剑圣此言乍出,抵着凤舞咽喉的无双剑遽地蓄劲向前直刺,天!他……要一剑刺穿凤舞咽喉!



  但凤舞虽为女孩,亦非弱者!就在剑圣剑尖快要刺破其咽喉肌肤之际,她双腿霍地拼尽全力一蹬,“蓬”的一声!她整俱随即如莽雷一样向后急弹,她要以急“退”之势,避过剑圣的破喉一剑!



  但好一个剑圣!无论凤舞退得多快,他的剑尖也亦步亦趋,紧贴凤舞咽喉;凤舞退后一分,他的剑尖就进前一分,从未有离开凤舞咽喉半毫半分!



  眼看如此下去,凤舞“退”势一老,定必会被剑圣破喉而亡,然而就在此时!



  蓦见剑光一闪!



  一炳尺许长的短剑猝地从横里杀出,“铮”的一声!这柄短剑的“剑柄”竟格着剑圣的无双剑锋,硬生生将无双剑刺前之势稍为阻缓半分!



  而这半分,已足够让凤舞的咽喉,撤离剑圣的剑尖数寸!



  瞧真一点,这柄短剑的剑柄,赫然是——



  一个张牙舞爪的龙头!



  啊?原来是龙袖的——龙头袖剑!



  “龙……袖?”凤舞一怔,不明白何以龙袖会出剑救她,盖因眼前的剑圣真的挡者必死,龙袖实在没有必要以身犯险!



  但眼前形势已不容凤舞思忖下去了!龙袖“袖剑”的龙头也仅能稍遏无双神剑,剑尖还近在凤舞咽喉数寸之内,故龙袖已即对凤舞喝道:



  “凤舞!别再发呆!快和小五一起!!我袖剑的龙头也阻不了他多久!”



  “龙……袖……”凤舞亦心知若自己再不与小五离开,只会连累龙袖继续以袖剑龙头格着剑圣的无双剑,那时反会令龙袖身陷险地,于是不由分说,捉着小五的手便回身逸走!



  剑的无双剑硬生生被龙袖所遏,虽然只是阻遏少许,但出奇地,剑圣竟然不怒反笑,人更突然站定,仰天狂笑道:



  “嘿嘿!真是江山代有人材出!本圣只是在墓下沉睡数年,想不到今日会遇上一个可稍为阻我的少年剑手!”



  “小子!你可知道,要阻缓本圣的剑半毫半分,是一件何等困难危险的事?除了无名,当年名列十大的剑手,还未有一个敢阻本圣的剑!”



  龙袖强敌当前,却依然未有半分惧色,冷冷回剑圣一句:



  “我龙袖不认识什么十大剑手,只认识一个值得我敬佩的女孩凤舞!你若要伤害凤舞,我龙袖从使豁尽一条贱命,也誓与你——周旋到底!”



  龙袖说时神情凛然,可惜凤舞此时已拉着小五走出十丈之外,并没有看见他对她的此番浓情!



  剑圣闻言,却只是冷然一笑,道:



  “很好!小子傲骨天生,今日若然不死,假以时日能断绝人间情愫,专心求剑,他日势必成为本圣一个上佳对手!”



  “正因为这个缘故,本圣今日就——”



  “免——你——一——死!”



  免其一死?



  龙袖不由一怔,因素闻无双剑圣向来无情无欲,剑不留情,今日居然会免他一死?



  但无论龙袖如何难以置信,就在他怔忡之间,他赫觉一股强横无比的剑气,竟自无双剑的剑锋直涌向他袖剑的“龙头”上,接着……



  “崩”的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他那个以玄铁打造的龙头,竟被这股剑气硬生生震为迸碎!



  不但如此!他的袖剑亦即时寸断!他全身毛孔,亦像被千剑万刃刺穿!



  霎时“泼刺”之声不绝于耳,无数血箭同时从其毛孔狂喷而出。贬眼之间,龙袖竟似化为一个血人!



  天……!龙战造梦也没想过,世上竟有人的剑气可以如此“无孔不入”,可以强至如此超乎想像!



  他至今方才明白,适才剑圣的无双剑被其袖剑稍缓,根本就不是因为他那股微未的功力,而是因为剑圣自己故意稍停下来!



  他,要看看普天之下,到底还有谁敢阻他的——无!双!剑!



  龙袖刹那间惨变血人,可是,他并未有即时倒下,他还是直着腰板,想尽自己最后一分力帮助凤舞小五!



  惟就在他想使劲再向剑圣扑攻之际,他又赫然发现了一件事!



  他,竟已动弹不得!



  原来剑圣在碎其袖剑同时,亦以大量剑气封了他全身上下所有大穴!龙袖若要以自己功力冲开被封大穴,非要费上一日一夜不可!



  而就在龙袖焦灼间,剑圣,又已如一柄圣剑般劲射而起!



  他下一个目标,当然是已走出十丈之外的——凤舞和小五!



  十丈距离对一柄盖世无敌的圣剑来说,根本就不是距离!故凤舞与小五还来不及回望龙袖到底发生何事,“蓬”的一声,剑圣的人已射至二人顶上半空,且还怒目瞪着小五,暴喝道:



  “无论你逃到天之涯海之角,我亦一样会找出你!你还想逃去哪里?”



  “今日,就让你看看本圣专为败你而创的——,



  “意——难——平!”



  意难平三字一出,半空的剑圣忽地剑划半弧,漫天登时划满眩人心目的剑光,少说也有万道之多!



  这万道剑光更砌成数百个“意难平”的大字,字字刚劲如雷,铺天盖地向在下的小五狂劈!



  好一招名副其实的“意难平”!无论小五走到哪里,那堆字就追到哪里,一直尾随不舍,简直将“意难平”三字“欲罢难休”之剑意,发挥得淋漓尽致!



  万道剑光,百字压顶!已身负“穹天之血”及“天魂劲”两大祸患的小五,实在无法闪避!他真的不明白,自己曾对这银发汉子干过什么,致令他非要杀他不可?



  然而,无论他能否闪避,他一旁的凤舞已经义不容辞,一马当先,她——



  突然抽箭!



  但听“蓬蓬蓬”九道破风之声,凤舞背上的九根凤舞箭,已经如电劲射而出,直朝漫天的“意难平”破去!



  快箭与快剑,当场在半空霹雳硬碰,霎时漫天狂爆一道豪光。拼个“不亦乐乎”!



  可是,凤舞的箭虽快劲如电,但九箭再劲再快,仍难全部抗冲剑圣的万道剑光!



  更何况,凤舞的功力与剑圣相距极远,即使她这箭豁尽自己全部功力,亦绝对挡不了“意难平”那股恨天恨地恨遍苍生万物的恐怖剑意!



  但既然明知自己这九箭挡不了“意难平”,她为何仍要勉强自己挡这灭绝一剑?



  答案很快便出现了!只见“意难平”的剑势被凤舞九箭碰上,虽然未有溃散半分,然而本来向小五狂轰而下的剑势,竟被箭势碰得逆转,改而向凤舞压去!



  啊……?原来,凤舞已知自己适才所发的九箭,根本破不了剑圣的意难平;她是故意拼尽全力将剑势转向自己!她要以自己血肉之躯来代替小五受这一剑!



  这一变实大出小五及十丈外的龙袖意料之外!小五见状已情急高呼:



  “凤——舞!”



  甚至仍在半空的剑圣,一直恍似七情不动的脸上,亦有少许动容,朗声道:



  “好!从来女子都是软弱无奈,只懂三从四德,想不到时代真的变了,竟会生出这样一个不顾自己生死的女中勇者!”



  “但为一个已沦为丑恶夜鬼般的男人,牺牲自己一条小命……”



  “值——得——吗?”



  剑圣虽为凤舞的舍己而微微容,可是“意难平”的剑势却未有松缓半分,依然全力压下!可是,纵然杀招如泰山压顶临头,凤舞却还是面无惧色,冷冷回剑圣一句:



  “像你这种人根本不会明白!为保朋友而死,总较你为保自己剑圣地位,不断残杀对手为佳!”



  朋友二字传进小五耳内,当场令他五内翻起一阵无法言喻的激动!



  小五蓦然发觉,虽然他一直因为一张丑脸而自惭形秽,认为自己配不起凤舞!但无论凤舞喜欢他与否,他,原来早已成为凤舞一个“生死与共”的——朋友!



  而朋友这二字,更在小五的心中愈胀愈大,令他本已五痨七伤的带毒之身,陡地如有“万道力量”在流转奔腾……



  他不明白自己体内为何会有这股“万力奔腾”的感觉!只知道,眼看凤舞为了维护他,而快要被剑圣的“意难平”轰至死无全尸,他体内那股不发不快的感觉,更是如箭在弦,不断催逼着他。催逼着他……



  要!他!爆!发!



  就在“意难平”还距咫尺便劈中凤舞的千钧一发间,小五再也无法按捺自己,他,霍地仰天狂嚎一声:



  “不——”



  “我——绝——不——容——任一一何——人——伤——害——凤——舞!”



  “绝——对——不——容!”



  “吼———!”



  势难料到,中毒甚深的小五居然仍能有此余气狂吼;但更令人意外的是,他全身竟同时暴绽一道“强光”!



  只囚为这股强光之强,已达——



  足可比“天”的境界!



  强光乍现,呆立不远的龙袖当场面色一变:



  “!??”



  凤舞亦陡地低呼一声:



  “这……是……?”



  而剑圣骤见这道罕世强光,更即时脸如死灰!



  只因为,他,蓦然发现一件可怕的事……



  就在剑圣发现这件可怕的事同时,远在千里外的“弥隐寺”,亦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



  “不虚”,他本来一直闭目盘坐在弥隐寺的大殿之上,为失踪的挚友“无名”颂经祈福,讵料诵至此时此刻,大殿中央那尊高逾三丈的金佛,竟嘎地传出——



  一阵”裂勒”之声!



  一直与不虚一起诵经的数个小和尚,闻声随即抬着一望,只见那尊巨大金佛的胸襟之位,赫然崭露一条足有半丈长的深刻裂痕!



  啊……?原来适才那阵“裂勒”之声,是金佛胸前裂开的声音?



  但,好端端的一尊金佛,间以会在胸前……离奇裂开?



  眼见金佛胸前裂开,那数个小和尚已看得目定口呆,无限震惊的叫:



  “啊……!不虚……师叔!金佛……突然裂开……是不吉之兆,难道佛像有知,预感……世上有一些可怕的事……将要发生?”



  好一个白衣不虚!尽管那数个小和尽在震惊,他却定力惊人,至此方才徐徐张开眼睛,一瞥那尊已裂开的金佛!



  他并没有回答小和尚们的问题,只是无限优忡的看着金佛裂开的胸膛,若有所悟的对那尊金佛道:



  “原来,连你也感觉到了?”



  “唉,真想不到,即使‘他’的剑气已微弱得一般高手亦难以察觉,但,最终还是被另一个死心不息的他找上了!而且……



  “我已依稀感到,‘他’逝去的力量,正被另一个他逼得死灰复燃,你——”



  “正是因为感到‘他’那股三界众生也不得不回避的力量即将回归,才会害怕得‘心胆俱裂’的吧?”



  什……么?原来金佛胸前骤理裂痕,是因为它在怕得“心胆俱裂”?



  这是巧合?还是佛像真的有知,真的在为那股震惊天地、唬泣鬼神的力量而心生惧意?



  但无论如何,不虚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他,真的感到自己挚友的恐怖力量……



  即!



  将!



  回!



  归!



  是的!“他”回归了!“他”回来了!



  上天下地真正最强最劲的“剑”,终于也回来了!



  剑圣发现的那件可怕事情,正是小五现下所发的眩目强光,原来并非无形无质,而是有形有质!



  形,是剑形!



  啊!原来小五所发的强光,竟是——



  万!道!剑!光!



  天……!



  不单剑圣,凤舞与龙袖亦万料不到,小五竟会在凤舞命悬毫发的一刻,全身爆发万追剑光,向剑圣亦是万道剑光的“意难平”——正面迎上!



  霎时之间,万道剑光硬撼万道剑光,半空当场爆发一阵天崩地裂的惊世雷响,震凤舞与龙袖的魂魄也差点轰出体外!接着,奇事又发生了!



  只见那阵惊世雷响过后,满以为“两”万道剑光硬碰,必定会爆发一束更强更夺目的豪光,谁知——



  竟然没有!



  相反,适才漫天剑光更已悉数消失,半空之中顿呈一片声沉影寂!



  为何……会这样的?



  却原来,小五于情急下所发的万道剑光,每一道剑光之强之霸,都足以抵消剑圣”意难平”的每道剑光,故在硬碰过后,半空那“两”万直剑光登时互相消散无形!



  但,尽管两万道剑光同时消失,小五与剑圣这次硬碰,却并未有“平手”!



  缘于,当半空归于一片漆黑之际,遽的又再崭现一丝豪光!



  而这丝豪光更赫然是小五的——



  第一万零一道剑光!



  势难料到,小五适才所发的剑光原来不仅“万道”,竟还有一道剑光“同”发“后”至,合共该是“一万零一道”,较诸剑圣的万道剑光,还多一道!



  而这多出的一道剑光,已足可——



  败!



  圣!



  赫听一阵令人心寒的“喀嚓”破骨声,半空中的剑圣冷不及防,胸膛竟正中小五这道最后剑光,剑光更透胸而过,他魁梧的身躯随即发生一阵剧烈颤抖,接着……



  剑圣的人已跌落地上,他纵然仍勉强自己毕直矗立,但翟地“哗啦”一声,嘴角已喷出大蓬鲜血!



  啊……?他……受伤了?



  不错!剑圣真的受伤了!而且不仅身躯受伤,他此刻的心,更伤得——很惨很惨!



  只因为,他在墓下穷思,为击败神话而潜心苦练的绝招“意难平”即使催至极限,也只能像适才那样发出“万”道剑光而已!



  他满以为自己这个新境界已是剑道最巅峰的极限,才会骤起再战神话之心,谁知眼前这个已记不起自己是谁的小五,他随心所爆发的剑光,竟可达至——万零一道!



  更逞论当他回复记忆、全力施为的时候,将会强至何等惊天动地境界!



  真是天上有天,神上有神!剑圣这一次可说是撤底败了!且还败得极惨!



  一直看毕剑光硬碰的凤舞、龙袖,此刻也是无限震惊!



  二人简直造梦也没想过,身中穹天之血的小五,居然能发出如此举世无敌的剑气,重挫名动江湖的剑圣,凤舞一颗芳心,更随即感到有点不妥:



  “啊……,小五……体内原来……一直潜藏着一股……强得如此不可思议的……剑气?我……怎么一直未有……瞧出?”



  “看他……适才剑气之霸绝,恐怕江湖前五大高手亦要站在一边!那……在他那张血脸后的……真正身份,到义划……谁?”



  “难道……他……会是……已经失踪多时的……?”



  想到这里,凤舞的掌心,竟不期然渗出冷汗,只因倘若小五真的是她所想的那个”他”,那命运使真的对她和他开了一个很坏的玩笑……



  而小五,此时亦无法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手,更看了看凤舞,愣愣的低呼道:



  “我……竟然……有……这样……的……力……量?”



  “天……!我……到……底……是……谁?我……到底……是……谁?”



  “啊……”



  高呼声中,已经击败剑圣的小五蓦然浑身一软,脑门一黑,他,竟然一个踉跄,向后昏倒过去!



  凤舞与龙袖见状不由惊呼:



  “小——五!”



  龙袖因被剑圣以剑气尽封大穴,一时间未能上前,但凤舞一马当先,身如雀起,已一把扶起小五!



  凤舞只见小五一张血脸由红变紫,显见他刚才为了救她,已不惜豁尽他这具带毒之身的所有力量,因而导至自己体内的穹天之血毒发更快!



  “小……五!你……这样做……又何苦?你何苦……为救我……而……?”



  凤舞纵然为小五不惜舍身救她而深深感动,然而此刻并非感动的时候!她慌忙鼓尽自己的真气,汹涌贯进已昏迷不醒的小五体内,暂保他的心脉!



  谁知小五的脸色刚好稍为好转,凤舞与龙袖突又听见一直果然矗立的剑圣,此刻竟在失常地自言自语:



  “呵……呵!我……败……了?我……又……败……了?”



  “不……!我是……江湖百年难得一见的……剑圣,我……怎么可能……会败?我怎么……可能……会再败……在他……手上?”



  “我……实在……太不……中用!像我这个……没用的人,算是什么……天下无双的……剑圣,我还……活在这世上……干……啥?我……”



  “虽……生……何……用?”



  一语至此,剑圣失常的脸竟崭露一股无法言喻的凄凉,一股相信万古也难磨灭的凄凉!但听他复向已昏迷不醒的小五暴喝:



  “无——名!”



  “我一败——不——甘——心!”



  “我——宁——愿——死——也——不——要——面——对——事——实!”



  “吼———!”



  宁死……也不要面对战败事实?



  是的!剑圣从冰冷的墓下回到人间,本为要以其“意难平”杀败无名,一雪这数年的耻辱!



  谁知如今杀神不成,反令自己再一次耻上加耻,对于一个曾享负盛名的绝世剑手来说,简直比死更为难受!



  既然他始终无法解决无名这个令他蒙羞的奇耻大震,他宁愿——



  死!



  剑圣死志一决,当下再不打话,手中的无双剑猛地向地面一插!



  “轰隆”一声巨响!赫见方圆两丈内的地面,当场被其石破天惊的一剑轰得四分五裂,露出一个巨大无比的深渊!而剑圣的人……



  竟已和所有石碎一起沉向这个深渊,沉向他的地狱!



  心之地狱!



  是的!真的是心之地狱!只因他一日无法战胜、或是忘记无名,即使他沉进这个深渊后仍能不死,他始终还是逃不出他心中“热念”的地狱!



  从今以后,他已与死人无异!



  一直躲在市集周遭旁观的村民,此刻骤见剑圣竟自掘坟墓,自堕深渊,当场松了口气,纷纷趋前看过究竟!



  只见偌大的深渊之下,浑无半丝希望和光亮,剑圣却早已不知生死,不知去向!



  想不到,剑圣来如急风,去如急风!从墓下来,从地狱去……



  只留下一个烂摊子,还有早已毒发力尽的小五,让凤舞和龙袖收拾残局!

风云系列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fengyunxilie/,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逆流1982》《被照美冥挖了出来》《一九八一年》《郁总今天追妻成功了吗》《我的影后老婆苏又甜》《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宅童话》《娱乐圈小编剧》《我能通过拾取变强》《万界圆梦师》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