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36棋牌新神兽刷流水小说网 > 风云系列

搜 神 篇 第七章 怒惊情

风云系列 | 作者:马荣成 | 更新时间:2019-12-23 16:25:1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忽然下起雨来。想不到在八月中旬的中秋,会陡下一场这样的冷清的雨。



  秋雨绵绵,仿佛催促着良夜快尽,又访佛在催促着岁月消亡。



  然而今夜,消亡的或许不独岁月……



  幽若痴痴的看着窗外这场秋雨,看了许久,似快将化为一座望夫早归的石像。



  已经是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点雨了,她一直百无聊地用心算着从屋滴下的雨点,只感到自己无聊得很。



  她所弄的汤,亦已经逐渐冷却,可是聂风欲仍没回来,她开始担忧,他是否出了事?



  喜欢一个人便如此!他迟了,绝不会怪责他迟了,只会担心他是否在途中出事,会否生了意外?



  不过幽若为聂风担心,其实是无聊的,她,应该为自己今夜的遭遇担忧!



  遂地,幽若听见一阵推门声,她不由喜上眉梢,因为她即使不用回头亦可同时听出,进来的人步声轻而萧酒,她异常熟悉,那正是——聂风的步声!



  “风少爷?”



  她迅即收敛自己脸上的落寞与愁容,强颜装出一脸迷人的笑意,方才缓缓回首,准备以一张盈盈笑脸迎接她心中的男人,准备在此决别他的最后一夜,给他今生留下一个最美丽最难忘的印象。



  想不到向来自恃、不苟言笑、喜欢保持冷默的她,会为一个男人而笑。



  但……她此刻身后的聂风,相信令她更为难忘!



  只因她从没见过他会变成这样!



  赫见步进来的聂风,早被雨水打得浑身湿透,一头本是飘逸的长发,亦有数撮凄庸地洒在他的前额之上,惟最令幽若咋舌的还是聂风此际的表情,因为他脸上根本没有半丝表情!



  他时常挂起的温暖笑脸已经不再,只有一片死气沉沉的冷,此刻,他看来甚至比步惊云还要冷!



  但幽若已顾不了这些,她只是担忧他浑身的雨水,她虽然仍在假装是剑舞,惟仍掩不住她对他的过份关心,她道:



  “风少爷,你……怎会给雨水弄得全身湿透?不行!这样会着凉的,让我给你找件替换的衣服!……



  说着已赶快在屋内的框子里取出一件衣服,正要给聂风,谁料……



  出乎意料她,聂风竟一手格开了她满是关怀的手,木然的道:



  “冷雨可以令人清醒,一个人若清醒一些,便更可看清楚身边的人……”



  “岂非更好?”



  他语中有话,只可惜幽若一时间并没听出摹含意,而他既然不想换去衣叹,她也拿他没法,惟有端起案上那碗猪肺汤,柔声道:



  “风少爷,那你便快喝点汤吧!这碗汤虽已放在案上很久,但仍有少许温热,喝了会令你好过一点……”



  为了弥补自己的罪过,幽若出奇的勤快,她一片苦心,一面说,一成已把那碗猪肺汤端至聂风跟前,一双美丽的眸子,更充满热切期待之色,也有点紧张……



  是的!这一刻,她已等了大久,只要聂风把这碗汤喝下去,她便能一偿素愿;能为自己心爱的男人弄一锅他异常满意的汤,这平凡而微小的快乐,已足够她回去湖心小筑之后,回忆一生;虽然她依然是一头可宠物。



  这样想着,幽若的掌心也在冒着汗,她很紧张,她希望他快点把汤喝下去,一她为他所准备的心意,她有生以来第一次不惜数夜通宵达旦弄汤给男人的心意……



  可惜,聂风并没朝她这碗“千锤百练”的猪肺汤瞧上半眼,反而于无意之间,膘见她左袖之上一点差点微不可见的血渍,一点她在匆忙间忘了清洗的血渍……



  那些血渍会否属于……断浪?



  聂风当场眉头一蹩,他在回来之前本已极力按捺自己的情绪,竭力保持冷静,以求向剑舞问个清楚明白,惟是,如今看来也再不需要问个什么清楚明白!



  香莲地上那滩血迹上的黑色衣料,告诉他企图杀害断浪的人极可能是剑舞!而剑舞此刻左袖上的血渍,更象是一张白纸黑字的罪状,撤底告诉他——是她干的?



  是她干的?



  霎时之间,一股可怕的愤怒不断涌进聂风心头,他全身也在轻轻颤抖,他已无法再控制自己的愤怒,只因他确实视断浪如亲弟……



  然而幽若瞧见他全身在不住颤抖,不禁为他感到心痛,为自己所喜欢的男人感到心痛惜的问:



  “哎!风少爷,你怎么在……颤抖?你一定是着凉了!”



  她是真的关心他,完全没有想过他正在怀疑她,故仍不知就里,欲放下那碗猪肺汤,拿一件披风给他披上,谁知还没把汤放下,聂风已翟地冷冷吐出一句话:



  “别再装模作样,惺惺作态了!”



  聚闻此语,幽若当场一怔,这句话声调之冷,根本不像平素的聂风会说的话,她惶惶回首一望,只见此刻的他正铁青着脸,战战兢兢的问:



  “风……少爷,你……在说什么?剑舞……不很明白……”



  聂风决意揭发她,他冷嘲道:



  “你会明白的,黑瞳小姐!”



  黑瞳?



  幽若整个人呆住了!不不不!她怎会是那个夜闯天下藏宝阁的黑瞳?她不知聂风为何会误会了,她急忙张口欲辩:



  “风少爷,你弄锗了,我……我不是那个……黑瞳……”



  但聂风已因断浪而怒火中烧,他已不再相信她的说话,他罕见地激动,反问:



  “你还想说谎?我已经去过香莲居,发现地上的血渍与及你的衣角,黑瞳,你实在太不小心了!可是我比你更不小心,枉我一直都把你视作亲人般看待,但——”



  “你却干掉我最亲的亲人——断浪!”



  不错!谁都无法忍受自己的亲人被害被杀!故幽若明白聂风何以会一反常态,如此激动,然而她虽与那个黑瞳有相同的目的,本为收伏聂风而来,但她真的并不是那个黑瞳,她也真的已不想再害他。



  “风……少爷,请你冷竟点……听我……说,我真的……不是……”



  她刚想解释,然而盛怒之下的聂风,根本不给她任何机会解释,他堆地皆自吆喝:



  “你还想狡辩,你这个说谎的女人,我向来待你不薄,你为何要这样对我?你到底已把断浪怎样?”



  “你到底已把断浪怎样?”



  怀着排山倒海的怒意,激动终于冲昏了聂风,他再也忍受不住,手随怒起,猛地一拳狠狠在眼前案上,当场把那张桌子整个震地寸碎,地面亦给其骇人拳劲重重破开!



  好愤怒的一拳!好可怕的一拳!没料到以腿扬名的聂风,也有此等惊人拳力!



  这一拳不单打在案上,也残酷地打在幽若的芳心上!



  她的心在滴血!



  她今夜不借放弃倔强,跪地乞求老父,准许她留下来,敬聂风喝这碗汤,本是要尽一腔离别前对他的心意,殊不知会招来如此误会!责骂!弄巧反拙!



  她不求他会她弄得一锅好汤,只求今夜能与他留下一个美丽的回忆!只求他开心快乐!只求为自己当初的自私险毒对他作出补偿!只求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她做梦也没想过,居然会弄至如斯不可收拾的田地!到底孰令至此?



  幽若还是怔怔的拿着那碗猪肺汤,浑身在颤抖着,心也在颤抖着,一双清澈的眸子,早已打滚着盈盈泪水,可是她还是强自忍着不让泪水下;她并没有怪聂风,只怪自己当初存心不良,如今后悔难翻,一切都是她自己所作的孽,她只得无比惭愧地低下头,不敢直视聂风;想不到一代枭雄之女,竟会为了一个男人如斯沦落,如此卑微。



  行动过后聂风的胸膛犹在急速起伏,然而他的火头已因这一拳而宣泄不少,一颗心也逐渐平伏下来,他横眼一正反常卑微地立于一旁的幽若,似乎也不知该如何处直眼前的她,纂地沉声道:



  “你,走吧!”



  “走?风少爷,不要这样说,请你给我机会解释!”



  “我已不想再听任何谎话。”聂风别过脸不再看她那焦急的脸:



  “若断浪仍能幸存,你就放了他!若他真的死了,我……”



  “也不想再见你!”



  不错!本来江湖定律,有仇必抱,但断浪若真的死在她的手上,聂风也不知该否向她报复?他曾一相情愿地把她视作亲人,他不知自己能否向她——-下手?所以惟有叫她走,他不想再见她!



  幽若不想聂风会这么绝情,着她在离去,她心慌意乱的道:



  “风少爷,我知道你如今正在火头上,但,此事说来话长,求你给我一点时间……”



  “你何不先坐下来,喝了这碗汤,再平心静气……听我说?”



  若非理亏,向来目空一切的雄霸之女有岂会如此低声下气?



  一切都为了还他一个情!一切都是为了心中所爱……



  她不说犹可,一开口又是错!聂风随即朝她手中的一碗汤一看,冷问:



  “你为何总是想我喝那碗汤,难道……”



  汤内有毒?



  “不……”幽若拼命摇头,她怎会想到,自己一番心所弄的汤,竟被怀疑有毒。



  “这碗汤绝……没有毒!风少爷,你一定要信我!”



  聂风双目泛起一丝惆惝,似对人性已撤底失望,道:



  “剑舞,无论不是否黑瞳,你所干的事,已令我不能信你。我目下很乱,请你立即离开天下,立即消失!”



  不!幽若心中急嚷,她不能就这样消失,她此际若一走了之,仅会留下一个永远无法解释的遗憾给聂风,令他今生今世都对她含恨,她不想他恨她!



  “风少爷,我求求你,求你不要……再叫我走!我现下……绝对……不能走,否则……我一走,我……今生今世……都再……难心安理……得……”



  到了最后,她所求的已不是一个美丽的回忆,只是希望他别再误会,真是何其沦落、犯贱?



  聂风听罢脸色又是一沉,漠然道:



  “你真的不走?”



  幽若低下头不敢看他。



  “好!既然你不走,那——”



  “我走!”



  聂风真的说走便走,当下转身,便要冲出门去,谁料幽若于情急之下,身形也是不弱,一把已紧紧拉着他的左手,悲枪地哀求道:



  “风少……爷,求求你,请你留下……下来……听我说清楚吧!



  “快放手!”聂风不堪疾缠,怒叱:



  “我已无法面对你这个干掉断浪、也想干掉我的女人!我痛恨自己无法对你下手!你那碗汤,就留给你自己慢慢清楚……”



  “它到底有没有毒吧!”



  语声方罢,聂风突奋力一,当场把紧抓着他左手不放的幽若挡开!



  幽若虽自小使得其父雄霸传艺,武功底子亦非等闭,惟聂风这道“无情力”更也是非同小可,不但把她挡开,还意外地将她挡飞,她整个人随即向后飞开去!



  她手中的汤亦在其身体飞之际,倾泻而出,幽若一惊,慌忙手腕一翻,手中碗顺势飞旋而出,及时把溅出的汤接回碗内,余势未止,更连碗带汤向她掌心口旋;但如此一来,她稍一分神,便忘了自己身体向后倒飞之势,修地“彭”的一声巨晌!幽若整个娇躯,登时重重倒在地上,她这一记跌得不轻,咀角顿进鲜血。



  惟她的人虽倒下,她那碗汤仍没倒下,那碗一心一意为聂风而弄的猪肺汤,终于涓滴不溅地回到她的手上。



  那碗汤,就像她对聂风的心,她宁愿自己受伤,她对他的心,还是不倒!不灭!



  聂风乍见幽若为了保存一碗汤而入仰马翻,并且咀吐鲜血,私下也暗觉不忍,但,他此时正因断浪遇害而不知如何是好,更不知该如何与她再纠缠下去,他斗地紧咬牙根,装作视而不见,一把劲儿冲出门去!



  “聂……风,你为何……要走?你为何……要弃我……而走?”



  幽若躇跺地站起来,欲要再追,距料甫一运劲,便聚觉五脏六腑一阵剧痛,欲原来,她这一跌非同小可,已经身负内伤,她也没法再追上聂风了!



  早已倔强地盈在她眼里多时的泪,此时此刻,再也按捺不住,终于落下。



  她恍如一双自作孽的蜘蛛女妖,在她千织万纺,如今仅余一根断线。



  一根令她断肠、断魂的断线!



  聂风并没因为身后幽若的呼唤而有半他停下。他逼自己硬着心肠,一直冒着秋雨向前走,他害怕自己稍一回头,便会心软,然后再继续听这个坏女人的谎言,直至他又再次对她信任为止!



  然而这样一直的走,他将要走往何方?



  他不知道!他如今只是很想找一个人倾诉,可是他最好的兄弟断浪已然遇害,他不知自己该向谁倾诉!



  秦霜?孔慈?不!他俩极可能正和其他天下会众在庆贺中秋,他不想防碍他们的雅兴;至于步惊云,他更深知其脾性,不想打扰他!



  想着想着,聂风浮起记起一个人——



  蓉婆!



  是了!为什么他会忘了蓉婆?



  他一个老人家独居在城隍厅,在空上人月团圆之夜,一定会很寂寞吧,该死!聂风暗暗责备自己,他虽然会给蓉婆足够的银两过活,却没给她足够的关怀,他竟然完全忘了在此中秋之夜访她,直至这个他想找人倾诉的时候,他方才记起她,真是该死!



  幸而如今仍未太迟,他还可及时前赴城隍厅找蓉婆,心念一决,聂风逐更加快脚步,直向天下第一关走去。



  然而或许他的心正一片率乱,他并役察觉,当他从风云阁的庭园走出来的时候,他身后的百丈之外,正有一条人影在尾随着他。



  一条很想知道聂风在盛怒之后、将会何去何从的人影!



  聂风抵达天险城郊的城隍时,时候已经不早,城隍厅更已投进一片荒凉之中。



  当聂风轻轻在在门上敲了数下,隔了半响,蓉婆也未前来应门,心想她老人家在中秋之夜无所事事,大概一早已上床了吧?



  他不想吵醒蓉婆,正欲离去,谁知刚刚转身,厅门又开启了。



  “小……马?是你”但见蓉婆睡眼惺讼,显然是从睡梦中醒过来的,聂风见状不由内疚,道:



  “蓉婆,小马把……你吵醒了?对不起,我还是先行离去,明天再来看你吧。”



  蓉婆慈祥的道:



  “小马,既已来了,为什么又立即要走”你来看我,蓉婆很高兴呀!来来来!外面仍有雨,进来再说。”



  蓉婆相当勤快,不但招呼聂风坐下,给他一块干布抹脸,更不知从哪儿取出数个月饼,放在盘子上招待聂风;聂风心情欠佳,本是无心吃下,惟蓉婆盛情难却,他不想令这个孤独的老人家为难,于是只好勉为其难,接过其中一个月饼。



  正欲吃之,聂风眼角朝那月饼一瞄,蓦地发现一件奇事。



  月饼是寻常人家庆贺中秋之物,本来无甚稀奇;而制造月饼的饼家,总会以一些刻有叫饼家名字的木模,在月饼表面压上他们饼家的名号,一来以资别这是他们所造的月饼,二来以广招来客。



  但眼前这个月饼表面所呈现的字号,欲并非什么饼家,而是两个令聂风感到诧异无比的字一天下!



  天下?这……是天下会的月饼?



  不错!为了庆贺中秋,雄霸每年都会命天下的一流橱大造月饼之上,亦会压上天下二字,而这些月饼,仅是供天下会中人享用,绝不会流出市面;那么……



  蓉婆何来这些月饼?



  聂风心中一愣,只觉事有跷溪,惟仍不动声色,他不想令年事已高的蓉婆过度紧张,他逐吃了一口月饼,漫不经意的问:



  “蓉婆,这月饼很好吃,你从那儿买来的?”



  蓉婆芜尔而笑,答:



  “小马,这些月饼并不是蓉婆买的,而是别人送的。”



  “送的?”聂风感到事情开始有点端,继续问:



  “谁人这样好,送给蓉婆这些月饼?”



  说来惭愧,聂风暗骂自己,他自己也忘了送月饼给蓉婆,无论如何,这个把天下的月饼送给蓉婆的人,倒是相当有心。



  蓉婆答“是这样的!今日黄昏,我到市集买菜,见其中一家饼家所摆卖的月饼看来不错,正想买数个回家,心想好歹也有月饼度节吧!



  谁知却没携带足够的银子,正在不知如何是好之际,一个长得蛮漂亮的女孩子拿着一盘月饼走上前,对我说:婆篓,你是不是想买月饼?”



  真巧,我家今年多买了一盒月饼,不知该怎样处置,既然婆婆你想买月饼,若不嫌弃,那不如让我送给你吧!”



  “我初时拒绝了!因为我与这女孩素不想识,似乎不应接受,但那女孩相当热心,多番把那盒月饼递给我,令我实在不好推却,而且见那女孩的容貌也不似坏人,于是只好欣然接受……”



  哦?原来蓉婆今日居然有此奇逢?聂风一面听,一面在琢磨着,究竟天下会内,有那个女孩会送月饼给一个无依老妇?



  此时蓉婆复再继续说下去:



  “那女孩的心肠还相当好,她见我一个老人家身畔无人,便说老人家独自走路并不见与她谈得颇为投契,逐邀她进屋内,多坐了一会……”



  聂风问:



  “哦?蓉婆,那未,这个女孩到底有没有留下来与你再谈?”



  蓉婆迷着昏花的才眼,似是一生之中也没见过一个如此善解人意的女孩,笑着答:



  “有!她一口便答应了!进来之后,她没坐上多久,便说这座厅当真古旧得很,于是不由分说,便替我打扫起来。我说:‘姑娘,你是客,怎能要你打扫呢?’她却答不要紧,若要老人家打扫,她更于心不忍……”



  聂风愈听,便愈觉这女子十分难得,他更想知道她是谁了,于是又问:



  “蓉婆,就来说去,你似乎还没告诉小马,这位姑娘到底是姓甚名谁?”



  蓉婆答:



  说来惭愧!蓉婆也不知道这姑娘姓什么,她只是告诉我,她叫作……



  蓉婆说着语音稍顿,继而再吐出一个令聂风目定口呆的名字:



  “舞!”



  “舞?”



  聂风陡地一怔,天下会内,以舞为名的女孩简直是凤毛麟角,难道……?



  他连忙追问:



  “蓉婆,这个女孩有什么特微?”



  蓉婆对于聂风的突然紧张追问,只感到莫名其妙,不过还是悠悠地答:



  “她呀!让我想想……”



  “她除了长得相当漂亮,好像不吃人间烟火之外,她并没像其余女孩般束着头发,她把一头柔亮的头发洒在肩上,呀!还有一点……”



  “黑色丝罗襦裙!”



  黑色丝罗襦裙?聂风听罢这个答案,翟地震惊莫名!



  他已即时可以确定!这个在蓉婆口中心肠极好的女孩,是一一剑舞!



  他以为是黑瞳乔装的剑舞!



  可是,聂风不明白,究竟剑舞为何在把天下会的月饼送给蓉婆?还主动替她打扫这座古老的城隍?她真的有那么好心?她到底有何动机?



  就在聂风推祥之间,蓉婆又道:



  “那个唤作舞的姑娘虽然有心,但手腿似乎并不十分利落。她看来小应该是娇生惯养的,并不习惯干要打扫这种粗活,可是真难得,她竟然不发一声,默默替我打扫;我见她弄至满头大汗,私下也是不忍,便劝她,姑娘,我蓉婆与你萍水相逢,我很感激你送月饼给我的一番好意,只是,你没必要为我这样干打扫的粗活呀!小马,你猜猜,这位姑娘究竟怎样答我?”



  聂风苦笑摇头:



  “对不起,蓉婆,我猜不到,请你说吧!”



  是的!他愈来愈胡涂了!他真的猜不透神秘的剑舞曾经说些什么?会干什么?



  蓉婆道:



  “她竟然说了一句感到百般莫名其妙的话,她说:婆婆,你年事已高,又无亲无故,即使我是一个路人,也会忍不了而来帮你,更何况,这里是‘他’的亲人所在之处,理应给打扫得干干净净……”



  他的亲人?好奇怪的一句话!聂风闻言一愣,不知剑舞在卖弄什么玄虚?



  谁是──他?



  “那,打扫完毕之后,她便走了?”聂风问。



  “当然不!”蓉婆答:



  “打扫完毕之后,她还与我聊了一会,后来更问了我一个问题……”



  嘿!聂风心想,问题终于来了。剑舞若是黑瞳的话,他早知她不会安着什么好心,她这次赠饼给蓉婆,可能只是一次刻意的安排,目的只是搭上蓉婆;这个女人,一定不会没有动机!一定不会安着什么好心!



  “蓉婆,她问了你一个怎样的问题?”



  蓉婆并没留意聂风脸上已泛起狐疑之色,答:



  “也不是十分大不了的问题!她只是看见神上那些贴着红纸的木牌,于是便问我,那些是否祈保长生的长生位?”



  “就是这样简单?”



  “是呀!她还问我,她可否也为一个对她极为重要的人,在些立一个长生位?”



  聂风有点不敢相信,想不到剑舞搭上蓉婆的目的是如斯简单?



  不会的!剑舞,甚至连断浪也可除掉,她一定不会如此简单!



  而且,她想为一个人立长生位,这个所谓对她极为重要的人,到底是谁?



  一念至此,聂风不禁好奇起来,又问蓉婆道:



  “蓉婆,那她是否真的为了那个人,在此立了长生位?”



  蓉婆慈祥的笑着答:



  “当然了!这样善良又善解人意的女孩,我怎会拒绝她的要求?我逐给她一块贴着红纸的木块,着她把那个人的名字写上去。”



  聂风连随道:



  “那个人……到底是谁?”他也很想知道。



  “小马,她把那个人的长生位安在你亲人的长生位畔,你何不自己看看?”



  什么?剑舞居然把那个长生位安在他亲人之畔?他愈发对这个人的身份感到兴趣了,当下立即回首一看;只见神之上,他所安的一列长生位的未端,正安着一个簇薪的长生位,而这块长生位上所书的名字,赫然是一一聂风!



  是聂风!



  什……么?聂风霎时间思朝起伏,他的震惊,简直无法言喻!剑舞不是前来对付他的吗?为什么又要为他立长生位,祈保他平安多寿?



  在此瞬间,聂风的脑内闪过无数假设;最大的可能,便是剑舞早已发现神案上他为她所立的长生位,才会亦为他立长生位,故意捉弄他!对!一定是这样!



  蓉婆见聂风震惊至面无人色,不禁道:



  “小马,你也感到很谅诧吧?初时我看见‘聂风’这两上字亦是吓了一跳,心想:这个人不正是当今天下会雄帮的第三大弟子吗?



  不过那舞姑娘欲摇头说不是他,只是同名同姓吧了……



  “于是我又问她,这个聂风到底又是她的什么人呀?她听后只是苦笑,叹息着答,他,是一个她今生今世……”



  “最爱的人!”



  最?爱?的?人?



  这四个字,就如四道重,一次一次的着聂风的心,差点把他至窒息。他不明白,他真的不明白,为何剑舞会这样“语不惊人誓不休!”?



  惟就在他怔忡之间,蓉婆又已说下去:



  “我听后便问她,你长得这么漂亮,这个聂风能如此得蒙你的爱恋,他,一定是一个不同凡响的男人了?”



  “她却满怀幢憬、肯定的答:是的!婆婆,聂……风,确是一个不同凡响的男人!但,我配不起他!”



  “她还相当自卑的说,她从前其实是一个很自私的坏女子,为了一已自由,矢志要对付那个聂风,欲想不到,与这个男人相处日久,反被他的真诚深深打动,她已决定不再对付他,而且为了感激他对她的关怀,她决定精心为他弄了一锅上好的汤……”



  又是汤?



  聂风闻言猝地记起,他在风阁扫开剑舞之际,她宁愿自己跌至内伤,也不愿打翻那碗猪肺汤,难道:那碗汤,便是她对蓉婆所说……那锅她为他精心所弄的汤?



  绝对不会!他想,她对蓉婆所说的,极可能也只是她的另一个谎言!另一场戏!



  蓉婆,这位舞姑狼,在安罢长生位后,终于走了?



  “是呀!她黯然说,今夜这个中秋之夜已是她的大限,也是他留在聂风身畔的最后一夜了;这夜过后,她便要永远离开他,回到她最不想回到的地方,以后再不能日夕伴在他的身衅;所以,今夜她除了要为他弄一碗最好的汤,也想为他立一个长生位,希望即使以后他的身边已没有她,他还能平平安安的活下去……”



  蓉婆说到这里,不由也吐出一丝惋惜,渭然叹道:



  “我瞧这个舞姑娘,倒是一个非常情长的人,纵使在临别在即,仍如此放不下那个聂风;她那时的脸看业比蓉婆更为可,而且还眼泛泪光,唉!她想必有不得已的昔衷,才逼于无奈离开自己所喜欢的人吧……?”



  眼泛泪光?



  聂风愈听愈觉或然;眼泪是“情”之精华!一个人可以装,强笑,甚至装哭,欲也仅是干哭而已,纵是说谎高手,泪,还是很难挤出来的……



  难道:剑舞对蓉婆所说的话,是……真的?



  真的如他所言,她本是要前来对付他,最后,却爱上了他,所以决定放弃”若实情真是这样,那……他岂非错怪了?辜负了她?



  不!聂风制止自己这样想下去,剑舞对蓉婆所说的一定不是实情,若真如此,那在侍婢主管房内的那滩血渍,又是谁的血渍?



  断浪……又说去了哪儿?



  “不!不……可能!这……不可能是真的!”向来镇定自若的聂风,此刻的思绪亦陷入一征紊乱,他多么希望自己并没有错怪好人,但一个冷静的声音嘎地在庙门那边响起,即时否定了他这个想法:



  “你错了,风,这一切都是千真万确……”



  “都是真的!”



  语声方歇,一条人影已自城隍庙的屋詹掠进庙内,这条人影,正是一直跟踪聂风何去何从的那条人影,聂风朝来者一望,当场大吃一惊!啊!这个人……



  这个人,赫然是他以为早已被剑舞干掉的——



  断浪!



  “浪?是……你?你还没有……死?”



  眼见断浪仍没有死,且还分毫不损完整无缺的呈现在自己眼前,聂风的震骇,非笔默默所能形容!他这地发觉,自己陷入了一个很深的误会里,一个会令剑舞彻底心死的误会里!



  断浪惘然的答:



  “我当然并没有死,也没有受伤,你一直认为我已遇害,是否因为香莲房肉那滩血渍?只是,那滩血,并不是我的血……”



  那滩血并不是断浪的血,那……?聂风连随追问:



  “那是谁的血?谁流了那么多血?”



  断浪注视着聂风,双目泛起一股痛心之色,一字一字的答:



  “风,那是……”



  “剑舞的血!”



  “幽若的血!”



  剑舞?幽若?这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人怎会拉在一起?幽若不是雄霸的独生女吗?



  聂风细想之下,心头陡地涌起一个可怕的想法,他无比震惊的问断浪:



  “浪,你这样……说,那……未,难道……剑舞就是——”



  “幽若?”



  断浪没再作声,他只是自怀中扫出一纸字条,“飒”的一声以手劲飞给聂风!



  香莲屋内攫获的一约赌约,一纸雄霸与幽若所立的赌约!



  他,终于彻底知道了真相!



  “噗”的一声!知道真相后的聂风,不由自主的身子一软,颓然坐到凳子上,他已经同如死灰。



  断浪看着正呆然无措的聂风,看着这人为了他生死安危而误会了幽若的兄弟,他的脸上,也不禁泛起一丝歉意,然而如今还不是他抱歉的时候,聂风还有一些未知的真相,他必须为他详尽道来……



  但听断浪在空洞的庙内响起了无限稀嘘的声音,把一切前因后果娓娓道来:



  “最初,我也和人一样,十分怀疑剑舞便是黑瞳,可是在香莲寝居内发现那纸赌约之后,便知道她其实是幽若……”



  “然而,即使她是幽若,赌约上所说明的打赌也是相当阴险,我感到勃然大怒,正想前来通知你,望你小心提防,谁知,此时幽若却突然出现了……”



  “我以为自己这次是死定了,因为单看她的出手,已知她得自雄霸真传,以我目前实力,还不足以挡她那一掌;谁料就在此时,摹听“拍勒”一声,她左臂弯的皮肉蓦地迸开,血花狂油,洒了一地,原来幽若在千钧一发之间硬生生把自己这一掌遏止了,但遏止这一掌的结果,却令她的掌劲倒流,破开臂弯而出,反伤自身……



  “我见她血流如注,知道她掌下留情,当下也不知该如何办,只好找了一些干布而给她包扎臂弯迸开之处,谁料她竟然毫不理会自己的伤口,只是在喃喃道,幸而能及时收手,没有伤我杀我,否则便会铸成大错,让聂风会因我之死而一世恨她,接着,出其不意地,她双腿一屈,她竟然……竟然……向我下跪!”



  听至这里,一直呆然的聂风也陡地“啊”的低呼一声,幽若是堂堂一代霸主雄霸之女;地位非轻,她……居然向在天下微不足道的断浪下跪?聂风……真的值得她这样做?



  一旁的蓉婆,虽然不太清楚前因后果,惟从断浪所说的话,她也大概,猜知,那个什么幽若,正是今日送饼给她的女孩,好一个为所爱而无畏无惧的女孩!



  断浪续道:



  “我真的吓了一跳,慌忙想扶起她,谁知她却仍是固执地跪在地上,她就这样当着我向天发了一个毒誓,说她已经改过自新,她如今惟一的心愿,只希望能给你喝她那达请教孔慈而弄的汤,还你一个情,之后,她便会到天下会的心地——湖心小筑,继续她身为雄霸女儿的生涯……”



  “到了此时此刻,我看着幽若为了不杀我而迸裂的伤口,看着正向我下跪的她,我已不能不相信她的话,我遂答应暂时为她保守秘密,她登时雀跃万分,更求我暂时不要出现,让她能有一个与你单独相处的机会,再把那碗汤敬给你,以报你关怀之恩,因此,我一直如言未有现身,却没料到……”



  断浪没料到的是,他原来在聂风的心中,是一个如此重要的朋友!他的死,竟然会令聂风如此悲愤,失去理智,更错怪了幽若,他不期然满怀内疚的对聂风道:



  “风,为了我,竟令你误会了……幽若,我……我实在很抱歉!”



  就在此刻,断浪的心中暗暗决定,即使穷尽自己一生的心力精力,他也要竭力与聂风保持这份患难之交的友情,他绝不会背叛聂风!绝对不会!



  可是,世事何曾会有绝对”当他真正长大之后,他那时或许会冷笑一句:只是当时年纪小,少不更事……



  断浪虽然出言道歉,惟聂风却揭置若罔闻,木无回应!



  只因为,他此刻正五内如焚……



  他想不到,剑舞原来是幽若!



  他更想不到,地位尊贵的幽若为了感激他,不借纤尊降贵,求孔慈教她弄汤,更不惜舍弃自尊,跪地乞求断浪别要揭发她的身份,而且为了不想他一世恨她,她更悬崖勒马,宁愿自伤已身也不向断浪下手……



  她所干的一切一切,都是为了一一他!



  可是他却彻底的负了她!



  是的!他负了她!负了她为他所于的所有事!



  他不但对她恶言相向,还把她重重摔在地上,把她摔至重伤咯血……



  他可对得住她的一番恩情?



  自从她因他而开始逐渐改变之后,她对他根本并元任何苛求,她自知是雄霸的女儿,亦绝对没有希望可以再留在他的身边,她老早自知自己下半生将如何孤独度过,她只求在回去寂寞如地狱般的湖心小筑之前,亲自为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弄一锅汤,过一个在她今生今世将无悔无愧刻骨铭心的最后一夜,她认为是自己毕生幸福的一夜……



  可是,如此简单如此微未的心愿,聂风却没有成全她!不但没成全她,还彻底伤透她的心……



  一想到幽若还千方百计搭上蓉婆,只为了在庙内为他立一个长生位,祈保他健康长寿之时……



  一想到幽若对蓉婆说,他,是她一生的最爱之时……



  一想到自己实在鲁莽,从不给她机会解释之时……



  一想到幽若为了保存那碗凝聚她无限心血的汤,而宁愿自身跌至内伤之时……



  聂风,便不期然心如刀割,心头泛起一丝他无法再忍受下去的痛!



  虽然他心中已有一个人,已再没有多余空间容纳另一个女人,但,他怎能让命途多婢的幽若,带着无数伤痕的身心,回去湖心小筑,继续她那漫无止境的囚禁生涯?



  不!他心内呐喊!他绝不能让她这样可怜兮兮的走了!他绝不能让她落寞而回!即使她在与雄霸的赌约之下,最终不得不回湖心小筑,他也不能让她空手而回!他一定要给她留下一个她今生最美丽的回忆!



  一念至此,聂风忽地记起幽若手中的汤,那碗最后仍在她手中拿着的汤,那碗他曾狠心叫她自己去尝尝有没有毒的汤……



  他但愿她不会听他所主真的自己喝了那碗汤!他便愿那碗汤还安在!因为,他要赶回去喝她所弄的汽,他要一圆她的心愿!



  还有,他会在喝汤这后,出尽平生之力赞她的汤!他要她开心,他要她破涕为笑,他更会亲一亲他,他,一定要为这个寂寞的女孩留下最美丽的回忆!



  “幽若……”



  这样想着想着,聂风忽地自言自语地沉吟起来。



  “你真傻!你为何……一直不向我解释清楚?”



  她没有吗?不!她一直都想解释,只是聂风不给她半点机会解释,想到这里,聂风的愧意更深!



  “但,你已不用再解释,因为,我回来了……”



  “幽若,我……如今便回来喝你的汤,我还有许多话……要和你“你,千万别要走……”



  “你一定要等我!”



  带着一颗无限焦急的似箭归心,聂风再顾不得断浪与蓉婆,沉吟之间,已经身如一道旋风疾飞而,他但愿自己回风阁之时,幽若还没有走,她还在,那碗汤也还在!



  然而,他虽然希望为自己的错尽力补偿幽若,但……



  会否太迟?



  幽若可有这点微未的福气?



  聂风走后,古旧不堪的城隍庙,便只余下仍是不明所以的蓉婆与及未及追上聂风的断浪。



  蓉婆简直无法想象,那个曾好心赠银给她,而且不时前来探望她的小马,居然会是山上天下会雄霸的第三人室弟子聂风,她实在难以置信,目瞪口呆的喃喃道:



  “原来……小马……便是……聂风?他……地位……这样尊贵,他为何要……帮……我这个……老妇?”



  他这个疑问本属自言自语,本不期望有人会答,谁知站于距她不远的断浪耳觉极为敏锐,他惟然叹道:



  “这正是……风难得之处,不枉我断浪与他兄弟一场……”



  蓉婆奇道:



  “浪?你就是他的亲人——浪?”



  “亲人?”断浪陡地一怔。



  “不错!”蓉婆指了指神龛上那列长生位,道:



  “他为亲人所立的长生位,当中也有你呀!你不知道?”



  断浪闻言,随即步近神龛一看,果然!在一列聂风所立的长生位中,真的有一个“浪”的名字!



  断浪心头不禁深深一阵触动,他终于彻底看清楚聂风的心。



  “风,原来……你真的把我断浪……视为……亲人”我……真的……不知该……怎样说……”



  到了这个时候,也还能怎样说呢,不过就在此时,他身后的蓉婆却徐徐步近,怅然的,“是的!聂风对人之佳,许多时候真的令人不知该怎么说,就像我这人无依元靠的老大婆,他,竟然也把我视为亲人,立下长生位,所以……”



  “有时候,我真的怀疑自己,会否能够忍心向他……”



  “下手?”



  什么?她到底在说些什么?



  断浪自听之下为之咋舌,他回即回首,怔怔的瞪着满脸慈颜的蓉婆,吃惊的问;



  “你……到底在说些什么?你……”



  “是谁?”



  蓉婆幽幽苦笑,缓缓的答:



  “断浪,我是一个无奈的人,我明知一直欺骗聂风,绝对不是错,可是我还是逼于无奈要骗下去,但,我实在很感激聂风对我的一番关怀、心意,真的!我真的很感激他,可惜……”



  她说着一双老目朝断浪斜斜一瞥,复道:



  “你既然也是他的亲人,我,不得不先向你——”



  “下手!”



  她的话犹未说完,断浪已极为机警,身形一纵,便想在蓉婆出手前夺门而逐,只因为他忽然感到,聂风,甚至一切与他相关的人,似乎都已堕进一个危机四伏的局中。



  一个甚至比黑喧还要危险的局!



  他要尽快赶去通知聂风——他如今唯一的亲人、知已、朋友!



  可是,他的机警、他的聪明,虽然已相当不错,惟是他的武艺,暂时根本无法与聂风及步惊云相比,无法与秦霜相比,甚至与幽若相比!



  故此,他亦根本无法逃出她的手!蓉婆的手!



  断浪甚至无法瞧清楚蓉婆是如何出手的,便听见“啪啪啪”的一百四十四声,他浑身上下一在一百四十四个要穴已悉数被制,他的人,亦因要穴被封而逐渐昏沉起来。



  万料不到,年纪老迈的蓉婆,居然也是一个高手!断浪在昏沉之间,只感到自己已被人抱了起来,两颁炽热的泪,更滴在他的脸颊上……



  一个居心叵测的老婆婆,竟然也在执行任务之时,有泪?



  她的泪,又是因何而一?



  是为了自己的无可奈何?她尽管千般不愿,还是需对聂风执行指令?



  抑是为了,将要发生在聂风身上的事?



  那件连她也为聂风感到可悲的事?



  可悲的局?



  文学殿堂 赤雷扫校

风云系列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fengyunxilie/,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逆流1982》《被照美冥挖了出来》《一九八一年》《郁总今天追妻成功了吗》《我的影后老婆苏又甜》《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宅童话》《娱乐圈小编剧》《我能通过拾取变强》《万界圆梦师》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