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36棋牌新神兽刷流水小说网 > 风云系列

搜 神 篇 第七章 天医

风云系列 | 作者:马荣成 | 更新时间:2019-12-23 16:24:2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开始的时候,一切都只是关于一条蜈蚣。



  蜈蚣,虽是一种毒虫,惟在神州的寻常百姓家里,也自存在不少,本来并不是一回甚至值得大惊小怪的事。



  不过,在数百年前的那一夜,那一夜“夜叉村”内的蜈蚣,却很可怕。



  非常可怕……



  ※ ※ ※



  数百年前的夜叉村,其实还未正式命名为夜叉村,仅是一条藉藉无闻的平凡村子,而数百年前的那一夜,也和这条小村无数寻常夜一样宁静。



  正因为宁静,所以在那夜,有一双年轻夫妇便往村里一个幽静的树林赏月谈心。



  花月情浓,本应是一件相当醉人的事,可是这双年轻夫妇谈心谈至最甜之外,那个女的,蓦然……



  花容一变!



  那男的不由问:



  “娘子,你脸色何以变了?有什么事吧?”



  当丈夫的虽然温言慰问,唯他的妻子却依旧脸如土色,干睁着眼瞪着他的身后,男人不禁大奇,于是回头一望,他便瞧见了……



  他瞧见自己身后的一棵树上,正有一条蜈蚣在蠕动,但这还不是最令他的妻子色变之处,最令她色变的,是这条蜈蚣赫然是——



  血红色的!



  红得像血!



  不单色红如血,这条蜈蚣还较一般蜈蚣巨大逾倍,俨如世外异物,令人见之毛骨悚然。



  “这……真的是……蜈蚣吗?天下间的蜈蚣尽是棕褐色的,怎会……有红如血的……蜈蚣?而且……它还相当巨大啊……”



  眼前情景诡异非常,那男人饶是平素胆大如牛,此时仍不免惊呼起来,他霍地从地上捡起一根枯枝,正欲将树上蠢蠢蠕动着的那条血红巨蚣砸死,谁知正当此时,他夫妇俩蓦又听见一阵异声……



  “沙……沙……沙……”



  声音虽轻微却急速,恍如有许多事物正躲在草叶之后,这双年轻夫妇随即战战兢兢拨开草叶一看……



  天啊……



  不看犹可,一看之下,他俩当场瞠目结舌,面无人色!



  草叶之后,赫然有成千上万的巨大蜈蚣在蠕动!它们全部是血红色的!



  它们,更全都是从树叶后的一个小池爬上来!



  那个池的池水,向来都清流见底,但今夜,却不知何故化作一片血红,万千巨大的血红蜈蚣不断从池边爬出,那种千虫万蚓的恐怖,竟如一帧地狱之图!



  仿佛,这个血池不独爬出无数巨蚣,还即将有一头血红的夜叉从地狱降临人间!



  眼见千虫万蚓钻动,且还似有向自己扑噬之势,这双年轻夫妇登时吓得拔足狂奔,跑回村内求救,最后,村内所有男丁在半信半疑下,纷纷手持火把前来扑灭蜈蚣。



  据说众人整整耗用一日一夜,方才将这些诡异的血红巨蚣统统杀光,惟不少村民,却在混乱中给巨蚣螯伤了!不消半盏茶时分便毒发身亡,药石无灵!可知那些巨蚣较诸一般寻常蜈蚣还要毒上许多倍!



  这一役;村民们可谓伤亡惨重!更对那个爬出无数巨蚣的血红之池畏而远之,后来,又传说这池有夜叉出现,故村民索性唤其作——夜叉池!



  可是,本来清流见底的池水,何以会一夜之间变为血池?更孕育出无数蜈蚣?村民们一直都不得而知!而这个谜语,也一直流传了数世数代,仍是无人能偈。然而数百年后的今天,冒险救了夜叉“玉三郎”的断浪,于其马槽屋内听罢玉三郎一段说话之后,终于开始明白,“夜叉池”究竟是什么一回事了!



  他很吃惊!吃惊得不由又愣愣再问已气衰力坏的玉三郎:



  “什么”“夜叉……池,原来并非什么被诅咒之池?而是一个……”



  “万?药?之?池?”



  ※ ※ ※



  万药之池?



  断浪的马槽外风雪呼呼,吹得整个马槽籁籁震动。



  然而马槽的震动,犹不及正在马槽小屋里的断浪之心更震!更动!谁会想到,所有人畏而远之的夜叉池竟是一个——药池!



  “对!夜叉池……千真万确只是一个……万药之池!并非传说中通向地狱的血池!那只是……后来的人……穿凿附会罢了。”



  眼见断浪如斯为“真相”震惊,玉三郎纵然伤重乏力,还是强鼓一口气,继续为他释疑:



  “断……浪,其实……追源溯始,夜叉池最后沦为一个……血池,也全因我先祖……‘药仙’而起……”



  “药仙”你先祖曾是药仙?”断浪一阵讶然。



  “嗯。”玉三郎微微一应,一双如夜叉般的可怕眼睛,仿佛在回忆着以前其先祖的故事,他又续说下去:



  “断……浪,我不是曾……告诉你,我玉家世代是习医的?医与药……从不分开,所以……我先祖是药仙又何足为奇?而关于我先祖药仙的一生,也是数百年前……的事了……”



  “当年……我先祖药仙医人半生,医遍……天南地北,愈人何止千万?药仙……称号亦因而得名!可是,医遍天下……奇难杂症,我先祖发觉,人之所以……得病,只因人的体质实在太荏弱,无论外表如何强的壮汉,仅是一场水落石出灾所引发的……瘟疫,已足教硬汉抱病……低头,更遑认……更为荏弱的妇孺……”



  “当时神州大地正值……天灾连连,百疫横行,我先祖……眼见无数无辜妇孺……染病惨死,更起恻隐之心,他一面医,一面为一些已医无可医的……垂死孩子而……老泪纵横,最后差点连一双老目也哭盲了……”



  “后来……天灾过后,我先祖……终于决定,为了减轻……人间疾苦,他要在自己仅余的有生……之年,造出——”“完人!”



  “完人?”断浪听至这里一愕,追问:



  “什么是……完人?”



  玉三郎侃侃而答:“完人的意思,就是……”



  “完美人!”



  他的目光似回到从前:



  “我先祖……决心要炼成一种……唤作‘天药’的奇丹妙药!只要任何人服下……这种天药,身躯便会产生……异变,会变得更强,不仅。。神力无穷,更再不怕……疾病之逼,成为绝对无病无痛,一生强不可挡的……完人!”好一个完人的痴想!然而纵是痴想,不过断浪也为玉三郎先祖“药仙”对人间苍生的一番好意而感动,他追问:



  “那,你先祖最后是否真的炼成天药,造出完人?”



  玉三郎苦笑摇头:



  “不……他几乎已炼成天药,但最后还是……功亏一篑!”



  “只因为,冥冥之中,天地之间似也有……天地的自然法则,人,既是……天生较弱,便该顺应……自然天命,否则一旦违逆自然,反而会……自招恶果……”



  “我先祖……穷尽下半生,终于以万种奇药炼成……自以为完美的……天药,后来更因不忍以其他人试药,而不惜以身试药,初期,他发觉自己身体,好像真的再无病无痛了,而且不谙……武学的他,一掌已可……夷平一座数丈高的小山丘,力量较一般武林高手……更强上不知多少倍。”



  “他以为自己已真的炼成天药,成为完人,谁知在……数日之后,我先祖身体开始产生……异变,他的全身肌肤,都变得赤红如血,目光更如同……野兽,甚至……一颗心,亦愈来愈邪异,有一种……走火入魔,不能自控的可怕感觉……”



  “我先祖……深深震惊,他逐渐明白,人根本不可能……违逆自然成为无病无痛、绝对强而有力的完人,完美的人,根本只是……一个奢想!若要一个人,无病无痛、力大无穷,那这个人已……根本不能再是‘人’,而是一头……凶兽!”



  “我先祖固然后悔,自己的奢想,可是已……来不及补救,因其时……他服下天药产生异变之后,在短短数日之内,心态已愈来愈走火入魔,很想杀人,甚至连自己的妻儿亦想杀,最后,我先祖为怕已变得极强的自己……一旦入魔,便会贻害苍生,他……他不惜抱着另一炉正在炼制的天药,一同投入当时还未唤作夜叉池的……小池内,誓与天药共亡于池下”“啊?你先祖不自杀,与药同亡?他真的因此死了?”



  玉三郎哀伤点头:



  “是……的,他终于因此死了,只因他决不能让如此邪异的天药……再存于世,为要彻底毁灭他自身这头异兽与天药,他最后……惟有走上自毁之路……”



  想不到一心想为苍生谋求幸福的一代药仙,最后竟因害怕自己反会贻害苍生而含恨池下,断浪听至这里,私下亦难禁一阵黯然,人,真的不能违逆自然,改变天命?



  他又道:



  “既然你先祖药仙与药同亡,事情岂非就此解决了?”



  玉三郎又虚弱的摇头:



  “不,事情犹未……圆满解决,只因亡的仅是我的先祖,与他一起沉向池下的天药,却……仍然存在,我先祖或许做梦也没想过,天药竟可……完全融于池水之中,将本来清澈的池水,染……为一池血水。”



  “而这血水,更有一种……邪异之功,任何人或物误堕池内,都会给池水煎皮蚀骨,死无全尸,所以,数百年前的村民……已对这个池……相当害怕,有些人误堕进池中后……并不即时死去,反而拖着已被蚀至体无完肤的身躯上岸才死,模样极度骇人,遂令村民……误以为有夜叉恶性循环鬼在池内出没,久而久之,便将这血池叫作……夜叉池!”



  原来夜叉池之名居然由此而来!断浪听罢总算明白个中因同。只是,他犹有一些不明白的地方:



  “夜叉池既然是一个足可将生灵煎皮蚀骨的药池,为何到了后来,却又传说投池的人,会变为夜叉?更可增强自己报仇雪恨?”



  玉三郎苦苦一笑,徐徐答:



  “那只是因为……”



  “夜叉池的池水……虽煎皮蚀骨,惟……人若能有方法熬过这种……煎皮蚀骨之苦……而不死的话,便真的可吸收融于池水内的天药药力,别忘记!当初我先祖药仙……炼成天药,是希望人能无病无痛,力量增强,天药既融在夜叉池内,池水更具备天药的……药性,可以令人的力量暴增……再暴增……”断浪总算理出一个头绪,他道:



  “我总算明白了,难怪你当年为替你大哥玉飞惊报仇,不惜自投夜叉池沦为夜叉,以图增强自己实力雪恨!但,你怎能熬过夜叉池的蚀骨煎皮而不死?”



  玉三郎道:



  “关键……就在这里!自从我先祖与天药……同亡于池下之后,这数百年来,我们玉家后人,一直苦思……有什么方法可摄取池中天药的奇效,却又不用在池内……蚀骨而死,后来在百多年前,我们玉家……其中一位祖先,终于悟得一个可以投进夜叉池……而不死的方法。”



  “什么方法?”



  “这个方法就是……”玉三郎一语至此,脸色似乎极为凝重,他一字一字地答:



  “蜈!”



  “蚣!”



  ※ ※ ※



  对了!断浪闻言登时记起,数百年前的夜叉池,不是曾有成千上万的血红巨蚣爬出?那些蜈蚣既然没被夜叉池水所蚀,岂非表示,蜈蚣并不怕池内之毒?



  玉三郎叹道:



  “数百年前,就在我先祖药仙……抱药投池之后的翌夜,夜叉池已沦为一池剧毒池水,池内所有的游鱼……已给蚀至死无全尸,但夜叉池之毒,却吸引了成千上万的寻常蜈蚣……潜进池内,这些蜈蚣非但没被池水蚀骨,更吸收了池内之毒……产生异变,一夜之间……已变为遍体血红,体形亦暴增……逾倍,甚至连毒性……亦增强。”



  “由此可见,天下万物相生相克,夜叉池……虽毒,却仍能以蜈蚣体内之毒……化解……”



  断浪道:



  “你的意思,是只要人能在投进池前吞吃蜈蚣,便不用惧怕夜叉池之毒,更能借池内天药之力增强自己?”



  “是!”玉三郎直截了当的答:



  “不过,吞吃蜈蚣虽能令人可在池内不死,却仍不能防止剧毒的池水令人……外观发生异变。正如我……自己,这些年来我……每日每夜皆毫不间断浸在池内,我的躯体早已变为血红,甚至……样子也扭曲变形了,终变至……这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模样……”



  “但,你为何要浸在池内多年?要增强自己,真的需要如此冗长的岁月煎熬?”



  玉三郎唏嘘点头:



  “是……的,只因若人浸身在池内……一日一夜,虽亦能吸收天药神效,令功力暴增,兼且不用惧怕长久药力煎熬令外形变异,但这种暴增的功力……亦仅能维持一日一夜,而且太快……抽身而出,身心都会无法适应……这种力量暴增暴跌的变化,而有可能……走火入魔,心志步入邪道,唯有经年累月浸身池内,才能奠定……自己暴增的功力,更能令自己慢慢适应……功力暴增后的变化,而不致……步向邪恶……?”



  原来夜叉池的传说所传非虚!池水真的可令人成为力量深不可测的夜叉!只是,断浪蓦然想起一个令他毛管直竖的问题,他不禁又问:



  “既然……要长耽在夜叉池内增强功力,便须生吞蜈蚣,那……你迄今吃了多少条……蜈蚣?”



  “不多。”玉三郎面不改容的答:



  “虽然一次若能生吞许多蜈蚣,功力暴增的倍数也……更高,但因我并不希望……在一夜之间增强自己,我要在十年八载之内……令自己功力稳步上扬,所以,我……仅是每日生吞……”



  “一条!”



  一条?断浪听毕当场色变!每日一条,一年三百六十五日,十年八载便是三千多条!眼前这个本是文弱的玉三郎,居然有胆吞下三千多条蜈蚣?



  一想到那些活生生的蜈蚣在吞下之后,还未必会即时死去,还会在人的喉头心肺里不断爬动,断浪的身躯,便不由打了一个寒颤,冷汗如雨。



  是什么原因会令文弱汉子如此“胆大生毛”,竟敢生吞如斯丑恶的蜈蚣?简直便是以蜈蚣作饭?是什么令俊如冠玉的玉三郎,再不在乎自己的脸会变为如何丑陋?到底是什么原因?



  是因为一场不能斩断的兄弟情义?



  还是因为,一个他大哥玉飞京及其嫂子在临终前的托付?一个这个热血汉子绝不敢有负有失的承诺?



  断浪想到这里,猝地推“人”及“已”,若有朝他的好兄弟聂风蒙难,他会否能像玉三郎般勇敢,为聂风生吞三千条蜈蚣?



  断浪的心头深深震动,玉三郎见其面如菜色,不由强颜一笑,道:



  “断……兄弟,我知道,生吞蜈蚣……可能令许多人接受不了,恐怕你听后……亦想吐,但……其实,在生吞第十多条蜈蚣时,可能还会……感受到难受,但往后的……便会习惯下来,也没什么……大不了……”



  断浪听其如此说,却即时正色道:



  “不!”



  “玉前辈,我断浪并非……听后想吐,更没有嫌弃你生吞蜈蚣,反而……”



  “我断浪……实在为你的牺牲而感动!”



  断浪说此话时,眼神并不似像说谎,看来真的对玉三郎相当敬重,玉三郎虽已丑如夜叉,惟此时竟亦不欲正视断浪的目光,他低首嗟叹:



  “真好!想不到在这个……友情几已沦为愚蠢二字的江湖,还有一个……小伙子会认同我所作,只可惜,无论……我已变得多强,最后还是功败垂成,重创在……雄霸手上,如今,我不但自身难保,未能为大哥报仇,恐怕亦再无能力偷回‘铁尸雄蚕’,治愈玉儿的……眼睛……”



  “哦?”断浪一奇:



  “前辈,你今次上天下,除了报仇,原来也为偷铁尸雄蚕?但铁尸雄蚕到底在天下会哪里?”



  玉三郎苦涩的答:



  “如果……没猜错,雄霸应把铁尸雄蚕……藏在自天下会创派时已建成的……‘天医阁’内,那里……是雄霸珍藏他多年来……从各门派强抢的神丹妙药之地……”



  一语至此,玉三郎猝地一瞄断浪:



  “断……兄弟,你今回……冒险救了我,我……实在不知该如何感激,但……不知你能否再……帮我……一把?”



  断浪一愣,不知玉三郎想说什么,问:



  “前辈……究竟想断浪帮忙什么?”



  玉三郎凝重的吐出一个惊人答案:



  “帮我……”



  “往天医……”



  “偷取铁尸雄蚕救玉儿!”



  “啊……?”



  断浪闻言当场为之咋舌?他讷讷的说:



  “偷……铁尸雄蚕?但……天医阁向来守卫森严,我……断浪何德何能,何以有本事从中偷药?”



  玉三郎惭愧的答:



  “断……兄弟,我知道……你不顾一切冒险救了我……已是相当危险,如今我求你……偷药救玉儿,更是……难为了你。但,我已身受重创,要回复功力,恐怕也须半月之后,今次自己……若能活着离开天下……已属万幸,更遑论可为……大哥报仇了,只是……仇可以不报,人却……不可以不救……”



  “玉儿是一个……坚强且有理想的女孩,若她的下半生……要永远活在黑暗之中,实太可惜,我唯一的……心愿,是希望我大哥……唯一的后人女儿,以后能好好的……过活,好好的为自己理想,活下去,只是一个……如此简单的心愿!”



  “断兄弟,我知道要你偷铁尸雄蚕……是强你所难,但……若在可能及安全的情况下,如果你真的……能偷得雄蚕救玉儿,我……玉三郎即使生生世世……沦为夜叉,亦会在地狱之下……感激你!”



  一语至此,已是瘫软无力的玉三郎更霍地不顾一切、鼓尽余力“碰”的一声向断浪下跪,道:



  “断……兄弟,就算是我玉三郎……跪下求你,希望你念在……与玉儿也是相识一场,救一救我……这可怜的世侄女吧!”



  玉三郎竟蓦然不顾自尊向断浪下跪,断浪霎时更是紊乱不堪,他不虞眼前的玉三郎不但为了替其大哥报仇而成为丑恶夜叉,更为了要治愈故人之后的眼睛,而不惜向后辈如此……卑躬屈膝!



  情义两字,真的好辛苦!但断浪此刻要被逼面对他人的情义,又何尝不辛苦?眼见已气若游丝的玉三郎向自己如此辛苦下跪,断浪更慌忙要扶起他:



  “前辈,你怎可……向晚辈下跪?晚辈怎……担戴得起?我……我……”



  断浪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他的请求!若真的应承他偷取雄蚕救玉儿,断浪亦没信心可偷入防卫森严的天医阁,倘若一旦失手,他便会失去雄霸封他为第四天王的良机,更会负了聂风对他的厚望,但眼前的玉三郎,如今却是唯有他一个可以相帮……



  正当断浪感到进退两难之际,他这片马槽小屋的屋门戛地……



  “咯咯咯咯”的急响起来!



  啊?



  有人拍门?



  有人来了?



  断浪瞿地大愕,道:



  “啊……?已经……这样夜了,还有谁会来拍门,难道……是秦霜折返?”



  一念及此,断浪连忙扶起跪在地上的玉三郎,道:



  “前辈,你适才托我的事……容后再谈!你还是先躲回柜内,免得给人发现……”



  说着已飞快将玉三郎推回木柜之内,再将门小心关上,跟着便去应门!



  “谁?是谁拍门?”断浪一面开启小屋的门一面问,然而就在小屋门开启时候,他整个人竟就在原地呆住了!



  全因为,他发现拍门的人并非别人,赫然是他的……



  好兄弟“聂风”!



  不仅聂风!聂风身后,还站着步惊云、秦霜、秦宁父子……



  还有神色凝重的数百天下徒众!



  不……妙!



  他们到底前来……干什么?



  断浪骤见聂风与一众人等深夜前来,当下已心知不妙,但总算他仍可勉强保持镇定,他挤出一副笑容,问:



  “风,你们……为何深夜前来拍门?你们不是正在搜寻……那头袭击帮主的血红疯兽吗?难道你们已找着他了?



  断浪在说话时真是七情上面!以假乱真。如果他面对的仅是聂风,相信一定可以轻易瞒骗过去!可是,他今次面对的还有数百天下徒众,还有永远沉冷、不知在想些什么的步惊云,断浪不免有点心虚。



  而聂风,却看来比断浪更心虚,他讷讷的道明来意:



  “浪,其实……我们也知不应在此夜阑人静时打扰你,但,秦宁父子说,他们……发现你窝藏了行刺师父的……血红人影,所以……我们如今才会来此……求证。”



  断浪暗暗心惊,心想自己救了玉三郎的事,想必真的被秦宁父子瞥见了,他一瞄正意气风发地站于聂风身后的秦宁与秦佼,已是恨得牙痒痒的,恨不得将这两条对他死缠不休的狗好好教训一顿,惟仍不动声色,答:



  “风,我……怎会这样作呢?若我要救这头疯兽,就不会在三分教场助帮主重挫他了,这……根本不合情理!依我看,或许是秦佼未能成为第五位候选天王而对我怀恨于心,才故意要诬陷我……”



  好一招顺水推舟,连消带打!断浪简直已将“词锋”用得炉火纯青!秦佼闻言当场勃然大怒,高呼:



  “断浪,你窝藏那凶兽,居然还有胆反过来诬告我?哼!你若没有干,何惧给我们入屋搜个清清楚楚?”



  这个建议本亦并无不妥,不妥的只是断浪真的窝藏玉三郎!断浪听毕更是担忧,惟此时秦霜也道:



  “嗯!秦佼虽然蛮横一些,但,他说的亦不无道理。断浪,我秦霜也深信你是清白的,只是,为要证明你自己的清白,你何妨给我们入内看一看,即让秦宁父子安心。”



  秦霜素来是一个理智、平和的人,连他也这样说,断浪更是无法推辞,此时一直不语的秦宁却奸笑道:



  “怎么样?断浪,你为何在犹豫呀



  ?难道你真的向我们说谎?更向你所谓的好朋友聂风——说谎?哈哈……”秦宁意态极度盛气凌人,可是断浪一听之下,一时间竟亦不知如何应对!而就在他不知所措之际,聂风,却倏地以无比坚定的口吻代断浪直截了当回答:



  “不!”



  “我绝对相信断浪并没有说谎!”



  “即使他向我说谎,他说的谎——”“都!”



  “是!”



  “真!”



  “的!”



  都!是!真!的!



  听来极度铿锵的四个字,说得如斯斩钉截铁!义无反顾!可知他对断浪何等有信心!可知聂风何等信任断浪!



  即使断浪说谎,他也相信他是真的!



  断浪登时乍惊乍愧,惊是惊喜!他想不到聂风对自己从不猜忌!这份对友情信赖的情怀,真是久违!



  愧的,当然便是,断浪真的窝藏了玉三郎!



  聂风不但出言信任断浪,更即时“坐言起行”,他不由分说步进断浪的小屋之内,一边还道:



  “浪!千万不要让他们瞧不起你!他们凭什么怀疑你向我说谎?你就给他们搜个清楚,看他们如何下台吧!”



  断浪真是有苦自知,可是他根本无法阻止已步进屋内的聂风,更无法阻止随聂风步进屋子内的所有人——秦宁父子、秦霜、步惊云!



  秦宁父子在经过断浪身边时,特意朝断浪鄙夷的睨了一眼,像是在向断浪嘲讽:



  “断浪,你今次死定了,而且,当聂风发现你真的窝藏刺客时,你将会令自己一生最好的朋友失望透顶啊!嘻嘻……”



  除了秦宁父子,迄今冷冷旁观的步惊云在与断浪擦身而过时,居然亦破例地朝断浪瞥了一眼,不过死神的目光,却没有任何鄙夷之色,相反,步惊云似乎仅在打量着断浪,究竟有否说谎?



  他为何如此关心断浪有否说谎?



  是否,死神也不忍看见如此憨直的聂风,会因断浪的谎言而受伤?



  屋实在狭小得可以,五人步进屋内之后,不消一眼,便已看遍屋内每个角落,这个破旧小屋简直无任何暗角可让任何刺客窝藏,聂风见状即时松了口气,道:



  “秦宁,秦佼,这片屋的每个角落已可一目了然,确实没有什么血红人影,你们大可安心离开了吧!”



  说句实话,聂风其实也有少许担心真的会在断浪小屋内找出什么,如今幸无发现,登时如释重负。



  然而秦宁却道:



  “风堂主,且慢高兴!虽然这片小屋已一目了然,但难道你察觉,屋内还有一个可以藏人的地方?”



  “什么地方?”聂风问。



  秦宁狡猾地朝正忧心忡忡的断浪望了一眼,道:



  “就是——”“那个木柜!”



  说罢已朝置于小屋一角的那个残旧木柜一指。



  断浪心陡地凉了截,那个木柜,正是他收藏玉三郎的地方,如今在秦宁一指之下,聂风、秦霜以及步惊云的目光,亦纷纷落在木柜之上。



  断浪连忙步至木柜之前,道:



  “这个木柜……不能看。”



  这下子,倒连聂风也感到奇怪了,道:



  “哦?浪,为何这个柜不能看,让秦宁父子释疑?”



  “因为……”断浪支吾以对:



  “这个木柜……作为存放我洗马匹的木桶及刷子之用,那些木桶及刷子在日积月累之下,都满布难以清洗的马粪,奇臭……得很,只怕木柜一开,臭气便冲出来,会……中人呕……”



  这个理由,甚至连聂风也感牵强,只是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劝断浪开启木柜,谁知就在此时此刻,一旁的秦佼霍地抢前,极不耐烦高呼:



  “呸!仅是臭气薰天罢了!断浪你又何须再诸多藉口?你不开,就让本少爷为你开吧!”



  说着已横蛮地一把推开站在柜前的断浪,之后便要开启柜门。



  “不……”



  断浪心头跳了跳,正欲阻止,谁料就在此千钧一发间,一个声音瞿地响起:



  “慢……”



  “着。”



  慢着?普天之下还有谁可叫正如箭在弦的秦佼“慢着”?



  若这两个字出自断浪之口秦佼一定不会如言“慢着”!然而,乍闻这个吐出慢着的声音,秦佼正要开启柜门的手,却当场停了下来!更愣愣的回头一望这个说话的人!



  只因为,说这句话的人,是一个从不轻易张口说话的——



  步惊云!



  步惊云居然破例张口叫秦佼慢着,试问秦佼又怎敢不如言“慢着”?



  事出突然!大家都不虞一直对此事毫无表示的步惊云,竟会蓦然出言阻止秦佼开柜,但更令人想不到的事情亦接踵而来!



  只见步惊云缓缓步至柜前,冷冷的道:



  “柜门,”



  “就由我开启。”



  什么?步惊云语阻秦佼开柜,仅为了他要亲自开柜?



  众人都不明白步惊云何以要这样做,秦佼更是薄有微言,可是纵然老大不愿,还是唯命是从地退到一旁,盖因他仅是秦宁之子,秦宁也仅是天下总教,地位虽然不低,却也未能盖过飞云堂主——步惊云!



  秦佼在乖乖退到一旁时不由低声自言自语怨道:



  “啐!他开或是我开,又有什么分别?最后还不是一样的——开?”



  秦佼的声音尽管微不可闻,惟还是给秦霜听见,秦霜温然一笑,道:



  “秦佼,这个你就有所不知了。你可知道,若柜内真的藏着那条血红人影,而这条血红人影亦有反抗能力的话,只要门一开,他便会向开柜的人动手,云师弟叫我们退过一旁,只是为防万一。若真的有血红人影冲出来,以他功力,当然还可挡他,不会让他逃脱,亦不会伤及旁人,但若开柜的人是你的话……”



  秦霜纵然说得婉转,惟其意思,仍是在说出步惊云恐防秦佼力有不逮……



  秦佼只感又羞又恼,但又不敢对步惊云怎样,只是,秦霜所说的,仅是秦霜自己一厢情愿的猜想而已,步惊云根本没有表示什么!他突然要由他开的动机,众人还是无法肯定!



  然而,步惊云无论因何动机,对断浪来说都无分别,步惊云还不是一样要开柜?只要柜门一开,内里的玉三郎



  必会无所遁形,断浪不怕自己被降罪至死,他只怕看见聂风在发现他真的在瞒着他时的失望表情……



  惟是,一切已不容断浪再阻挠,此时秦霜、秦宁甚至聂风亦已站到一旁,而步惊云那冷而稳定的双手,亦已碰着了那木柜的门……



  完了!真的完了!断浪的一颗心直向下沉,直向下沉!



  柜内的玉三郎早已伤疲乏力,门一开启他便会束手就擒,而秦宁秦佼父子亦终会得偿所愿,揭破断浪,根本不会再有奇迹出现!



  一切一切,包括聂风对他的期望,亦将会完了!



  就在此即将结束的一刻,断浪的一颗心狂跳不休,掌心更不停在狂冒冷汗,同一时间那两扇破旧的柜门在步惊云手下亦戛地传出“轧”的一声……



  开启了!



  柜门终于被步惊云开启了!



  断浪只感到自己全身崩溃,似要即时窒息,只因事情终于——败露!



  他知道已铁案如山,绝不可能有任何奇迹发生了!



  但。



  但,奇迹能被称为奇迹,全因为奇迹每每在绝不可能的情形下发生!否则就不配称为奇迹!



  正当断浪的身心已如堕进万丈深渊之际,他忽然看见,开启柜门的步惊云仅是瞄了柜内一眼,木无表情的脸虽仍是木无表情,惟死神的口,却毫不诧异地吐出一个叫断浪及秦宁父子极度诧异的答案:



  “没……”



  “有。”



  步惊云冷而缓慢的宣布:



  “柜内。”



  “什么也——”“没有!”



  不可能不可能!柜内怎可能……什么也没有?断浪的心头当场涌起无数疑惑,他在心想,难道……已伤疲交煎的玉三郎,竟可在他往应门时……



  还有气力乘隙躲往其他地方?



  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风云系列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fengyunxilie/,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逆流1982》《被照美冥挖了出来》《一九八一年》《郁总今天追妻成功了吗》《我的影后老婆苏又甜》《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宅童话》《娱乐圈小编剧》《我能通过拾取变强》《万界圆梦师》
博评网